ca88亚洲城官网 > 玄幻小说 > 白银霸主 > 第四百四十六章 臣服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漫天的星辰逐一的开始出现在天空之中,纷纷扰扰一日的大月部族在这个时候终于平静下来一些,今日大月部族遭遇大变,虽然事情还没有彻底了结,但大月部族的情况,也总算稳定了下来,就在这个时候,忙碌了一日的莎兰琪才有时间来到了贵宾院的外面。

    一日之内,经历了一番生死考验,又处理了大月部族一大堆事物,走访安抚了伤员妇孺,莎兰琪的脸上,始终保持着那种一贯的,高贵和冷静的神色,没有丝毫慌张,也没有丝毫的疲惫,只要看到她这张镇定美丽的脸,大月部族内上至长老,下至妇孺,一个个就都镇定了下来。

    在来到贵宾院外面的时候,莎兰琪的脚步不由一下子放缓了下来,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自己身边的两名随侍道,“你们就等在这里!”

    “是!”两名随侍立刻乖乖的留在了贵宾院的外面。

    莎兰琪举步走入到了贵宾院的大门,贵宾院的院内,一片安静,只有院子花坛内唧唧的虫鸣之声,还有两名大月部族的年轻侍女在前厅的门口等候着里面召唤。

    “莎丽娜还在里面么?”莎兰琪轻轻问了一句,那两个侍女点了点头,莎兰琪也就不再说话,一个人穿过前厅和前厅中间的花园,回廊,然后来到了后院和温泉连在一起的贵宾下榻之处。

    刚刚走到贵宾院的后院的花园之中,莎兰琪就听到房间里传来一阵密集的就像拍着巴掌一样的啪啪啪啪的声音,在那声音之中,还有她女儿莎丽的声音。

    一听到这个声音,莎兰琪的脚步的身形就像钉子一样的钉在了地上,那原本平静的脸上,也慢慢的显露出一丝红晕,但她没有离开,而是依然安静的站在外面的花园之中,一动不动,就像一颗树一样。

    房间里那不可描述的各种声音足足响了半个小时之后,才慢慢平息了下来,莎兰琪一直在外面安静的等着,一直又等了一会儿之后,才在外面的院子里轻轻的咳嗽一声,走上前,敲了敲房间的门。

    脸色通红穿戴整齐的莎丽娜打开了门,脸上的神情有点不好意思,只是看了莎兰琪一眼,就低下了头.

    “莎丽娜,龙先生应该还没有吃晚饭,你去安排一下,我和龙先生谈点事情!”莎兰琪平静的说着,然后直接走进了房间。

    “好的!”莎丽娜回头看了房间里的严礼强一眼,严礼强对着她微微点了点头,莎丽娜这才离开,她知道莎兰琪要和严礼强谈事情,所以在离开之前,还把房间的门给关上了。

    此刻的严礼强,就穿着一身宽大的丝绸浴袍,坦然在坐在房间的凳子上,饶有兴致的看着坦然走进来的莎兰琪,说实话,他都有点佩服这个女人了,刚才这个女人一来,他就知道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能在外面安静的再等上半个小时,只是这一份忍耐,就让严礼强对她刮目相看,哪怕大月部族的传统历来都是女人做族长,但是一个女人,能成为一族之族长,带领一群男人在玉龙山中扎根下来,果然有着远超常人的能力。

    在莎兰琪进来的时候,严礼强就已经习惯的启动了念蛇的能力。

    “兰琪族长请坐,我也不知道兰琪族长到来,有些失礼,请不要见怪!”

    “今日若不是龙先生,我们大月部族恐怕难得保全,说到不周之处,也是我们大月部族准备不周,怠慢了!”莎兰琪扫视了一眼房间,然后直接来到摆放着一个银制灯台的一条长椅面前,对着严礼强平静的坐下,脸上还露出了一个笑容,“不知道龙先生还喜欢这里么,这个贵宾院,是我们大月部族以前在古浪草原定居的时候就有的,当年祁云督护大人每到我们大月部族视察寻访,都会下榻在我们的贵宾院之中,因为这个缘故,我们的贵宾院也就一直保持着以前祁云督护大人喜欢的汉族的建筑风格,只有最尊贵的客人来到我们大月部族的时候,才在贵宾院下榻!”

    “这里不错!”严礼强点了点头,环视了一圈,“在见到莎丽娜之前,我也没想到你们大月部族现在说的是汉话!”

    “早在沙突人到来之前,我们定居在古浪草原上的几个部族,早已经习惯了汉话,饮食风俗也多与关内相似!”说到这里,莎兰琪稍微顿了顿,然后直视着严礼强的眼睛,“龙先生昨日救了莎丽娜,莎丽娜很喜欢也很尊敬龙先生,这一点,龙先生应该能感觉得到吧!”

    “我知道兰琪族长的意思!”严礼强淡淡一笑,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开始进入正题了,“兰琪族长只要知道,我和莎丽娜的相遇完全是一场意外,我之前从来没想着刻意的接近她,或者利用她实现自己的什么目的,不管未来如何,我都不会主动去伤害莎丽娜就行!”

    “这是龙先生对我的承诺么?”莎兰琪紧紧的追问了一句。

    “你可以这么理解!”

    “龙先生今日对我大月部族有大恩,我实在不知如何报答,龙先生如有任何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只要我们大月部族能做到,就一定能让龙先生满意!”

    严礼强摇了摇头,还叹了一口气,“兰琪族长,你说这样的话,实在让我很失望,看在你是莎丽娜母亲的份上,我对你以诚相待,没想到你到这个时候却依然还在给我玩弄心机,大月部族覆灭在即,危如累卵,你这个时候跟我说什么报答的话,有什么用吗,你觉得以我的能力,有什么东西是我轻易弄不到而是你们大月部族可以轻易拿得出来的,想要牵绊住我,说实话,把你们大月部族这几万人的这点身家性命全部压上去也不过如此,斗转星移之间,白银大陆那些人口亿万的国家大族转瞬也有如萤火一样覆灭的时候,何况你小小的大月部族,也罢,反正我这次来玉龙山就是潜修的,原本也不想管什么事,我明日就离开大月部族,接下来那些沙突人要如何报复你们,你们自己接着就是了,以后大月部族的事情,就与我无关,兰琪族长请回吧!”

    听到严礼强这么说,看着严礼强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莎兰琪的眼睛里,一下子大滴大滴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居然哭了起来,她盈盈起身,对着严礼强再行一礼,“兰琪知错了,兰琪身为大月部族族长,不得不如此,还请龙先生莫要生气,现在大月部族的确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乌木部的报复随时会来,大月部族恐怕难以抵挡,还需仰仗先生出手相救!”

    “想要我出手可以,但前提,则是我们互相以诚相待,按我的规矩来,我实在厌烦有人在我面前玩弄什么心机权谋,这一点你能做到么?”看着转眼之间就在自己面前梨花带雨的莎兰琪,严礼强平静的说道。

    “先生请放心!”

    “好,那我先试试,我就给你一次机会,看看我们到底能不能以诚相待!”

    “先生请说!”

    “刚才你和我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着我,那个时候你脑子里在想着什么,你现在可以在我面前演示一遍!”

    看着严礼强那双深邃得如有魔力一样似乎能把自己看透的双眼,莎兰琪突然耸然一惊,美丽的眼睛一下子睁大,浑身的汗毛也一下子都竖了起来,此刻的严礼强在莎兰琪眼中,简直比莫别都可畏可怖一万倍。

    莎兰琪的呼吸急促了起来,高耸的胸口上下起伏,不可能,不可能,他不可能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这个世界上没有这样的人,他或许只是随便说说,试探一下……

    “我……”

    “兰琪族长,我提醒你,你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你做不到对我百分之百的坦诚,我不会留下来,拿自己的性命来和你们大月部族玩下去,我没有那样的义务,如果莎丽娜求我,我会把她带走,这是我能做的,你也可以继续耍弄你的心机赌一次,但你要做好接受赌输的准备!当然,既然要坦诚相待,在让你显示你的诚意之前,我也先显示一下我的诚意!”严礼强说着,用手在自己的耳朵后面轻轻一摸,就把自己脸上戴着的过山风的面具揭了下来,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看着严礼强面具后面那张十六七岁的年轻秀气的面孔,莎兰琪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下子有些晕眩起来,想到严礼强今日在祈月大殿和战场上表现出来的恐怖实力,莎兰琪完全不敢相信严礼强的面具后面会有着这样一幅面孔。

    “你……你究竟是谁?”

    “莎丽娜也没有见过我的这幅面孔,在玉龙山中,你是第一个见到我真面目的人,但是,能不能知道我的名字,取决于你!”严礼强平静的看着莎兰琪,以这个世界的信息的传播效率来看,严礼强根本不担心莎兰琪见到自己的面孔之后就能知道自己是谁,因为那根本不可能,甚至就算是莎兰琪以前见过他,他只要自己不承认自己的身份,那么,也没有人能说他今天会出现在大月部族之中,这就是这其中的奇妙之处。

    想要收服大月部族,用力为下,攻心为上,特别是对莎兰琪这样的人来说,除非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她的心理防线和族长的面具彻底的击碎,在她心中树立起绝对强大,强大到让她难以抵抗的形象,否则的话,你很难让她完全臣服于你,其他的办法,需要的时间很长,而大月部族现在的情况,最拖不起的,就是时间,在大月部族身上下重注之前,严礼强必须确认自己可以把大月部族抓在手上。

    只能说,念蛇这种东西太牛逼了……

    ……

    严礼强当然没有让莎兰琪真的演示下去,而是一开始就阻止了,因为他要的是臣服,而不是侮辱,他本人也没有什么变态的嗜好,欲望这种东西每个人都会有,无分男女,只要不伤害到别人,不伤害到自己,其实并不丑陋。

    “我的真名,叫严礼强,大汉帝国新任的祁云督护,兰琪族长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既然我们可以彼此坦诚相见,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可以好好的谈一谈大月部族的事情了!”

    ……

    大概一个多小时后,准备好的晚餐的莎丽娜重新来到了贵宾院的后院,敲了敲房间的门,“龙大哥,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进来吧……”房间里响起严礼强的声音。

    莎丽娜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发现房间里只有严礼强一个人,已经穿戴好了一身整齐的新衣,正背着手,气若渊亭的站在房间的窗口,仰着头,看着外面漫天的星空,“啊,龙大哥,我妈呢?”

    “刚才和你妈商量完事情,你妈就先一步离开了!”严礼强转过身,微微一笑。

    “龙大哥你是要在这里吃饭还是到饭厅呢?”

    “那就到饭厅吧!”

    “好!”

    两个人说着,就走出了房间。

    “莎丽娜……”严礼强突然轻轻的叫了一声。

    “嗯,什么事龙大哥!”莎丽娜转过了头,对着严礼强甜甜一笑。

    严礼强轻轻的捏了捏捏莎丽娜的手,“刚才我和你妈在房间里商量事情,你妈说服了我,我会留下来,一直帮你们大月部落渡过这次的危机!”

    “啊,太好了……”莎丽娜一下子高兴得雀跃了起来,“我就知道龙大哥你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