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玄幻小说 > 冒牌道士 > 第698章 勾魂鬼
    三天后,我和马长老返回了天门山。

    在天门山上稍作休整,我带着马长老就又出发了。

    下一站,三竹市。

    三竹市位于南方,是华夏很重要的一座城市,经济、文化都很发达。

    拼合了四块神图残片后,我又感知了一下,这一次更加地准确,可以确定,妖族的神图残片就在三竹市当中。

    但是三竹市这么大,想要找到妖族的神图残片谈何容易。

    到达三竹市的时候已经临近了晚上。

    我和马长老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宾馆暂且住下。

    来到这边人生地不熟的,直接来找妖族的神图残片也不容易。但是法子还是有的,问人,人不知,但是可以找鬼啊。

    偌大的一个城市,鬼魂的数量绝对不在少数,只不过说,城市中人群密集,阳气旺盛,一般的鬼魂很少出没罢了。

    我把阴灵小黑派了出去,让它去寻鬼魂打探一下消息。

    我和马长老呢,则在双人间的宾馆住下。

    一路上舟车劳顿,坐了将近一小天的火车,我们两个早就疲乏了。

    马长老睡下了,我则盘膝坐在床上,开始打坐,调息身体。

    身前出现了阴阳两极,形成图案,不断地流转。

    空气中的“灵”快速地涌入到阴阳图案里面去,阴极进入“灵”,阳极涌出“灵气”。灵气不断地注入到金丹的里面,金丹旋转,灵气慢慢地被输送到身体的经络、骨骼、血肉里面。

    调息了一炷香的时间左右,我身体中的疲惫感就消失不见了。

    但是毕竟习惯了睡觉,所以,调息完,我倒在床上就“呼呼”地睡了起来。

    睡到半夜一点多钟的时候,“呼哒”一声,窗子开了,凉飕飕的风吹了进来。

    窗帘是紫色的,上面带着纱。

    被风一吹,窗帘鼓起了一个大包,就像是窗帘的后面站着一个人一样。

    我睁开眼睛,就瞧见阴灵小黑悬浮在窗户口的位置。

    “主人,您醒啦?”

    阴灵小黑乐颠颠地说道。

    我撇了撇嘴,说:“你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我能不醒嘛。”

    小黑尴尬地笑了笑,又紧忙说道:“主人,您别生气啊,我这不是着急回来禀报嘛。不过,我这次出去还真是打探到了一点消息。”

    “消息?是关于妖族族人的嘛?”我张口问道。

    阴灵小黑点点头,认真地说道:“是的,就是关于妖族的。主人,我从一个勾魂鬼口中问到了一些事情。最近三竹市出现了不少的命案,有人类被吸血惨死,警方的人一直没有查到线索。”

    “而且死掉的那些人,还都是男人。据那个勾魂鬼讲,那些死者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一点妖气。所以,我觉得很大的可能性是,那些人的死与妖族族人有关系。”

    听到这话,我的眉目都立了起来。

    没想到啊,妖族的族人隐没在三竹市不老老实实的,反倒是干起了害人、吸血的勾当。还真是可恶。

    说起来,我还是捉鬼道士,所以这种事情我是必须要管的。再者说了,我还要去找妖族神图残片,所以,综合这两方面我必须要出手。

    “还有什么?把你打探到的消息都告诉我。”我沉着脸说道。

    “是,主人。”

    原来阴灵小黑离开宾馆这边后,就在下水道的里面遇到一个勾魂鬼。那个勾魂鬼藏在一个叫“金龙狂潮”酒吧旁边的下水道里面。

    勾魂鬼说,他曾见到这些日子有身上带着浓郁妖气的女人进到酒吧里面。而且那个女人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一次。

    但是每次那个女人出现后,三竹市第二天都会有男性死者出现,而且都是被吸干净了血液,惨死的。

    所以,勾魂鬼怀疑那个女人就是妖物。

    妖能够幻化成人形,这一点,我早就知道,倒也不奇怪。但是进到人群这么密集的市里,来害人的妖物,还真是不多见。

    一般的妖物都是偷偷害人,在荒郊野外,亦或是空旷无人之地。

    而三竹市这么大的一个城市,捉鬼道士自然也不会少。

    连捉鬼道士都不忌惮,可见那个妖物很厉害。

    想了想,我吩咐阴灵小黑道:“走,我们两个去那个‘金龙狂潮’酒吧,守株待兔。说不定,运气好,今晚上就能够捉到那只害人的妖物。”

    “是,主人。”

    听说要去捉妖物,阴灵小黑显得很兴奋。

    金龙狂潮酒吧位于新北街的东发路上。街道两边店铺林立,有着不少的烧烤摊还有大排档,像什么酒吧、KTV也不老少。

    在金龙狂潮酒吧的门口停放着不少的豪车,看来酒吧这地方,还真是富贵人家年轻人待的地方。

    在酒吧拐角处的一条街道上,有一个马葫芦盖子。

    阴灵小黑压低声音对我说道:“主人,刚才我就是在这个马葫芦盖子的下面发现的那个勾魂鬼,不过,他当时要害人,被我制止了。后来我问出一些事情后,就把他给放了。”

    我点点头,也没说什么。

    去感知了一下,马葫芦盖子的下面的确是有残存的鬼气,但是鬼气不多,说明啊,那个勾魂鬼已经离开了。

    要是我遇到了那个勾魂鬼自然是不能放过。

    勾魂鬼,这种鬼魂不是枉死,就是有冤屈,往往喜欢害人。

    可能是我蹲在马葫芦盖子上面的举动有点特别,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一个牛逼哄哄,打扮得花里胡哨的青年,从金龙狂潮酒吧里面走了出来。

    他走路的样子摇摇晃晃,就像是鸭子。距离近了,就能够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酒气,还有他嘴巴里面呼出来的那种让人恶心的酒糟味。

    从我旁边走过去的时候,他的眼神迷瞪地盯着我,不快地说道:“小子,看什么看,再看信不信小爷我挖掉你的眼珠子。”

    我没有吭声,身体慢慢地从地上站起来。

    我的眉目皱着,倒不是因为年轻男子的态度,而是我发现,他的眉心上面出现了一团死气,而且眼神里面的生气也不多。

    这说明啊,这个年轻男子的寿元将近。而且很可能就在今天晚上。

    但是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

    人的寿元都是有定数的,都上了阴司的生死簿,根本就没办法更改。

    就算是我想帮忙,我也帮不了。

    再说了,我现在身上的寿元也不多,自己还一身屎呢,我怎么去帮其他人。帮不了不说,就算是帮了,在阴间那边,也不落好。

    况且啊,这个小青年的态度着实恶劣,瞧着他的模样就让人厌恶。

    见我还在盯着他看,小青年不满地横着眼睛,抬手指了指我,扬着下巴,趾高气昂地说道:“你他妈的还瞅,信不信老子削你。王八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蹲在这里干什么,看你穿的这个吊样,肯定是个乞丐。”

    “哈哈哈......是乞丐,肯定是乞丐!”

    也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得意,怎么就那么有优越感。

    他对我很藐视。

    我冷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他。

    但是没成想,他居然自己找茬,挡住我的去路。

    “嘿嘿,怎么了?乞丐,听了小爷的话,你是不是不满意啊?给你,小爷赏你的。”

    小青年嘟囔着,伸手从怀里面扯出了一沓钱,狠狠地扔在了马葫芦的盖子上面。

    “看什么看,老子,就是有钱。都是我老爹给的,你有我老爹有钱吗,他可是搞房地产的......”

    我就搞不懂了,这家伙,怎么又开始炫富了?!

    无奈的我,也不想和这个将死之人有过多的纠缠。

    我笑着从地上把钱捡了起来,装进了兜里面,朝小青年说道:“既然钱给我了,那就谢谢了。”

    说完,缩了缩脖子,我就朝着金龙狂潮酒吧走去。

    小青年见我直接了当地收了钱,走人,还很诧异。

    他的嘴巴里面骂骂咧咧地辱骂了几句。

    我不知道的是,这个家伙其实是完全喝醉了。

    而他呢,也根本就不是什么富二代,只不过是装成富二代而已。至于他怎么喝这么多酒,乱发脾气,也是因为啊,他今天晚上在酒吧玩得不高兴,被他刚追到手不久的女朋友,识破了身份,分了手。

    抱怨自己的身世,觉得自己父母没能耐,又与女友分手的小青年,就喝了一通的大酒,把自己彻底地灌醉了。

    他以为酒精能够麻醉自己,但殊不知啊,那不是麻醉,是对自己又一层的贬低。他是个没志气的家伙。

    摇了摇头,我心中,对小青年很瞧不上眼。

    “主人,用不用我去收拾收拾他。他太没有礼貌了!”阴灵小黑趴在我的肩膀上问我。

    我摇了摇头,说:“不用,他活不了多久了。”

    可能是我嘴欠,也可能是青年寿元刚好这个时候耗尽。

    “砰!”

    我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剧烈的闷响。

    我回头的时候,发现小青年被车撞飞了出去,身体落到了绿化带的里面。那张嚣张不凡的脸上血糊糊的一片。

    没动几下,小青年就没了生气。

    “瞧吧,这就是富贵有命,生死在天!”

    我缩了缩肩膀,说道。

    当然啦,我这不是嘲讽,只能算是感慨。毕竟啊,生死别离的事情,在我得到阴阳渡魂笔记的这段时间,就已经是见到了不少。

    阴灵小黑点点头,说了一句:“还真是。”

    出车祸了,小年轻被一辆出租车撞死,救护车还没来,他就已经没了气息。

    四周围看热闹的人不少,交通一时间出现了阻塞。

    而在我留意的时候,我发现,在那个被吓傻的出租车司机的后背上面居然趴着一个鬼魂。那个鬼魂正好是一个勾魂鬼。

    “小黑,那个勾魂鬼是不是你见到的那个?”

    我抬手指了指出租车司机后背上面趴着的那个鬼魂,问阴灵小黑。

    阴灵小黑点点头,惊讶道:“还真是那个家伙。”

    我吩咐小黑:“去吧,把那个家伙灭了!我先进酒吧了,你在外面等我。”

    “好嘞,主人,我这就去。看来那个勾魂鬼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我是您的同命鬼,也沾了一点捉鬼道士的宿命,帮着您灭杀穷凶极恶的鬼魂,也能积点阴德。”

    阴灵小黑朝着那辆沾血的出租车飞去。

    我则一个人优哉游哉地进了金龙狂潮酒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