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都市小说 > 重返1977 > 第611章 心意
    十一月份,就在洪衍武和陈力泉走上新的工作岗位同时,他们搞的“副业”也有了新的变化。

    一方面是洪衍武的人完全撤出,把“中华电影院”和“天桥剧场”彻底移交给了“大得合”。

    另一方面,洪衍武自己也把剧场后面的家电库房,在存货出清后退了租。

    至于撤出来的二十来个人,洪衍武却并没有再安置到其他的影院去。

    鉴于“奢侈品批发”生意越来越火,那些“管线儿”的基本都被他指派到了各处旅馆泡着,专门负责跟各地的采购员“交朋友”。

    至于剩下四五个原先负责“管眼的”,他统统交由“小百子”和后提拔起来的“中华电影院”负责人“大勇”,来组成新的团队,专司负责两件事。

    一是让他们去友谊商店门口,从越来越多冒出来的“黄牛”手里,以尽量低的价格直接收“外汇券”。

    “管眼的”可都是擅长玩胳膊根儿的死性人,有了武力震慑,自能杜绝那些“黄牛”起歪心思。

    二就是让他们用这些“外汇券”去“友谊商店”买货、去新库房调货。

    买些什么货呢?

    洪衍武就要茅台酒、五粮液这两样名酒和“中华”、“牡丹”、“友谊”这些高档香烟。因为这些东西出货快,有时候现抓来不及。那么能买就得买点。

    特别是酒,哪怕卖不出去,搁着本身就保值啊。说不好听的,没三五倍的利润洪衍武都不想出手。他可是知道,茅台要存个几十年会值多少钱。

    而所谓“新库房”呢,其实就是宋国甫家原先就有的大三居。

    洪衍武的当时答应把两家影院给大得合的时候就想好了,干脆宋国甫家的房子拿到手就自己当库房用。是又保险又安全。

    在这件事上尤其合适的是,自打“小百子”姐姐结了婚之后,“小百子”家里就不大方便了,住房有困难啊。

    现在可好,一间房子给“小百子”住,两家房用来存货。不但解决实质问题了。这小子还能帮洪衍武当库管呢。一顺两遍的事儿。

    说到房子,还有一件事得提一提。那就是经过多半年的时间,洪家老宅的正路四进四合院已经修葺完成了。

    现在除了那栋洪寿承当年居住的小洋楼,和洪衍武故意不修的宅院围墙、前门、后门以外,整个院落基本恢复了原先的样貌。而且通水、通电、通暖。

    从此每年只要夏季前留意下房顶的屋瓦,就放心住去吧。十年二十年也不会有大问题。

    不过这活计干到这个程度,也给这帮老工匠真累着了。就连单元盛和王汉平都有点受不了。

    两个人就跟洪衍武声明,说下面实在是干不动那石头小楼了。何况他们看了看,有些材料眼下相当难找。石材、木地板都没有。要想修,得容大家好好歇歇,想想办法再说。

    对此,洪衍武心里挺过意不去。知道他们辛苦,不但答应了,结账的时候还多给了一些钱。

    特别对单先生和王汉平,他也给他们各自单备了一份儿比较用心的礼物。

    送给王汉平的是一对硬木雕花椅。那是洪衍武在洪家的旧家什里意外发现的。

    其实这件礼物,价值还在其次,关键是对王汉平具有某种特殊意义。

    果然,老木匠一看见这椅子眼睛先是一愣,跟着眼睛就睁大了。然后亲自动手把椅子翻了过来。

    这么一看椅子底儿,清清楚楚有着“龙顺成”的字号印记,还有“王汉平”三个小字。

    想想看,一个老匠人在若干年后居然能再次看到,且能拥有自己当年的作品,不用多说,那是多么大的一种惊喜。

    自然而然,王汉平激动得眼泪花都出来了。在听说了这件东西的来历后,一个劲道谢不止,直对洪衍武说“有心了”。

    而送给单先生的礼物呢?洪衍武准备的是块六面平章大料田黄。

    所谓文人好雅物嘛,送别的太俗。

    可这东西太贵重了。一拿过去,单先生爱是真爱,把玩了老半天,可实在不敢要啊。

    因为单先生都不能用“专家”来形容了,而是“通家”,他知道这田黄什么成色,什么价值。

    想当初洪衍武最早买的时候,一克田黄十块,已经比一克金子贵了。后来他一直买,精品田黄的数量自然就在见少。

    再加上今年六月份,不是京城“商业局”和“二轻局”联合在香港办了一次出口展嘛。

    那次展览是大获成功,不但引来了足足十六万人参观。特种工艺品因为价格低廉,和外面的行市相差悬殊,几乎被一扫而空。

    玉器、印石、骨刻、珐琅、料器、内画、国画都是最受追捧的交易大宗。

    然后和洪衍武料想的完全一致。出去这一次,国内的人就知道外面的行情了。而外面的人也知道国内的价格低廉了。

    这样此次展览之后,由香港进内陆“淘货”的买家开始大幅增多,国内也对特种工艺品价格做了调整。

    像过去“计划第一,价格第二”不怎么提倡了,主要是奉行“内外有别,分别作价”了。

    因此如今田黄对内价格上涨了一倍也不止,对外还得翻倍啊。那就是说洪衍武送单先生的东西按内价至少也一千二了。

    对单先生来说,这有多么吓人啊。他可不知道洪衍武手里的上等田黄比商店里都多。

    不过话说回来,洪衍武送礼也是真心实意的。

    一方面,他知道单先生本身是篆刻大家,这方印石送他绝对会好好保存、物尽其用。

    另一方面,他也怕那石头小洋楼没下文了啊。何况还有舅舅的老宅呢,现在说不修,等真要修不能找外行啊。这今后还得指着人家呢。

    所以他怎么也不肯收回东西。

    最后推来让去了好几次,单先生似乎看出了洪衍武的想法。就把最小的闺女单香筠叫了出来。介绍给洪衍武。

    “我这个闺女在故宫建筑队。不瞒你说,你家的小洋楼今后要修,恐怕我就只能让她代劳,帮你筹措了。也不怕你不高兴,实话实说,一个是我岁数大了,这次四进院弄完了,感觉要再亲力亲为,体力有点够不上了。另外我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儿要做,就是想趁着老工匠们还在,尽量把他们技艺记录总结下来,写成文字,好留给后人哪。这不是一两年能做完的事,还希望你理解。”

    那意思其实就是当着面儿把话说明白了,你就别送我厚礼了,免得我今后帮不上你,大家不高兴。

    可单先生恰恰没想到。洪衍武听了居然表现得非常欣喜,不但说著述这事儿该办,而且还表示愿意出钱鼎力支持。

    这可让单先生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他就问洪衍武。

    “你到底怎么想的呀?这个事儿我过去就想干,还越级打过报告,可后来被上面故意给晾黄了。如今是我看见大家伙都老了,觉得自己再不做就没人做了。才旧事重提,勉强去试着自己做的。可你为什么这么支持呢?你也不是搞建筑的?而且我干这个真就顾不上你们家的事儿了……”

    洪衍武听了就不由笑了。

    “单先生。说实话,我就是通过您给我们家修房,才真感受到古建的美、古建的秒。我也觉得这些知识也太宝贵了,要没人总结失传了,糟践了祖宗东西,太可惜。另一方面这也是为我自己啊。今天我们家的房还有您给帮忙修,可今后找谁呢?再往下一代又找谁呢?既然我有这个经济能力,现在能出点力帮您尽量保住它,干嘛不呢?”

    “咱们要真能把这些技艺留下来,哪怕人没了,房没了,后人还可以再建出更好的。但这些东西要失传了。即使人在呢,房在呢,也没用,早晚有一天会消失,再不会有了。您说是不是?”

    “而且我也绝对能想象得出,要都是不懂装懂的人在胡搭乱盖,京城到处都是大红大绿,雕龙画凤,那得有多么的丑啊。这样的京城,只有俗气,没有美,那是视觉污染,是无知妄为,我也受不了啊……”

    嘿,还真别说,这几句话真说到单先生心里去了。老先生当时就高兴了。

    “年轻人,你这道理理解得不错,是这么回事。视觉污染?嗯,这词儿也好。就冲你能说出这些话来,我这一年多就没白替你忙。但你也不用这么客气了。你呀,还是把这么贵重的东西拿回去。其实你能支持我办这事儿,比送我田黄我还高兴。真能给我买点胶卷就行了。”

    那洪衍武哪儿干啊?单先生越这样吧,他还非送不可了。他敬重这样的人。最后死乞白赖说让单先生先玩儿两天再说。硬是给留下了。

    第二天呢,更了不得。他说支持就支持,除了送来一千块钱说是让买胶卷的。还送来一箱空白磁带和一个录放机。

    这份体贴入微就更让单先生心生感动了。

    还真甭说,他原本也不是那么有底的信心这下足实了。

    得到了这样的认同,没法不情绪高涨啊。老先生还非要把这事儿办好办成不可了。

    开二群了,群号:608640021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