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仙侠修真 > 冥主 > 第127章 各有不同
    “寂寞呵。”

    如水纹波动的空间传出一道清妙却不带有丝毫感情的女子声。

    季寥眼睛微眯,那是一尊无上的元神在水纹背后若隐若现。

    呼!

    飒飒风起。

    好似众生在悲泣。

    一股恢弘浩荡的气息,彻底涤荡这片广大无垠的平原。

    倏忽,一场风暴平地生出。

    风暴的中心便是白衣剑圣。

    季寥都不由呼吸一促。

    空间波荡愈发猛烈,那一尊跨界而来的存在,终于降临。

    轰轰!

    风暴拔天而起,袭杀那尊无法形容的巨大元神。

    季寥毫不怀疑,这尊元神至少是他本尊元神那一层次,甚至可能还要更强。

    他简直没法形容此刻的感觉。

    因为这尊元神的气息显然是魔界圣帝的。

    怎么会是她?

    圣帝似乎不曾注意他,连白衣剑圣亦同样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季寥身上。

    他们眼里只有对方。

    季寥突然明了,这是无生的过去世和圣帝的一战。

    结局,无生注定败亡!

    因为季寥已经在山海界见过无生,那时的他,不及眼前的他万分之一。

    万劫不磨对万劫不磨!

    显然,在确定圣帝不可能是混元无极的情况下,这应该是一场万劫不磨战力级别的大决战。

    尽管季寥早已知道结局,仍旧觉得心潮澎湃。

    这种级别的大战,旷世罕见。

    双方显然毫不留手。

    季寥亦有机会借此观察圣帝的实力。

    他知道即使自己通过紫府峰巧妙达成万劫不磨的心境,可在战力上,同圣帝依旧有极大的差距。

    因为圣帝不但有自己深厚的积累,更带着宇宙末劫的意志。

    执天之刑,代天之行!

    如同凡间帝王,哪怕手无缚鸡之力,但总理山河,司牧亿万生民,金口含章,一言之下,驱动百万军卒,移山填海,有何难哉。

    以己心体天心,以己行为天命!

    一只洁白如玉,不染尘埃的手掌凭空从好似水纹的空间波动中伸出。

    抵在那风暴上。

    好似调皮的顽童捣蛋,遇到了严父慈母,往他额头一按,便再不会作怪。

    风暴消弭。

    虚空无比清净。

    伟岸巨大的元神终于彻底降临此世。

    无可比拟的元神道相气息澎湃,视万物皆为刍狗。

    这是一视同仁的视角,另类的平等众生。

    季寥心里忽然冒出一句话,“我不是说你乐色,我是说在座的诸位都是乐色。”

    轻咳一声,季寥神态却无比轻松起来。

    他到底不是以往了,见到圣帝这等伟岸气息,亦可以轻松自然。

    以前那种轻松,多少还是勉强。

    就像一个普通人即使能和亿万富豪做朋友,平日里相处甚欢,侃侃而谈,可内心里多少会有些不自在。

    人,终归要活在现实里。

    荒原无比的安静下来。

    其间暗潮涌动,唯有季寥这等级的人物能略窥一二。

    白衣剑圣同圣帝元神相比,渺小犹如蝼蚁。

    只是他的气息竟也能同圣帝分庭抗礼。

    纯粹至极的剑道,面对任何存在,都会不落下风。

    剑就是他的一切。

    纯粹至极的剑光,如太初太古的第一缕光诞生一般,顷刻间分出光暗阴阳。

    季寥目不转睛地盯着白衣剑圣的剑光。

    那是对阴阳太极的另类阐释,或者说太极本来如此。

    太就是至大,极就是极端。

    正如凡尘俗世的艺术家,因为极致,所以才能留下不朽的作品。

    圣帝的元神面前升起一座无形透明的墙体,将剑光阻挡住。

    剑光啵地一下四散分开。

    万千细小剑芒在墙体上跃动。

    咚咚咚!

    透明墙体出现震荡。

    季寥简直佩服白衣剑圣对剑芒的极致操纵。

    在白衣剑圣的指挥下,那万千细微的剑芒,好似命运交响曲,浓烈而凶猛。

    季寥忽然明白,白衣剑圣其实有情感,而且至情。

    因极于情,故极于剑。

    情是有情众生之情,蕴含在剑道中。

    那是有情众生对宇宙终结命运的不甘和控诉。

    求生是众生的本能。

    这股本能都化在剑意中。

    唯有如此,白衣剑圣才能在力量上同代表宇宙终结意志的圣帝分庭抗礼。

    这种层面的交锋,个人的法力积蓄已经不是决定性因素。

    那是理念,那是意志的交锋。

    无论是圣帝元神气息搅动的惊天波澜,亦或者白衣剑圣的极致剑气,都不过是这场斗争的浅层。

    内核始终是两人的意志比拼,或者说各自代表意志的角逐。

    …

    …

    宫殿外的大战对于宫殿内造不成丝毫影响。

    白子虚还在研究八根柱子。

    每一根柱子都有特别的情绪在里面。

    慈悲、绝灭、无敌、至道、孕育、真如、忘忧、自在,这些情绪都是以这八个词为核心。

    却又从其中,可以体会到无穷无尽的玄妙,随便将一种领悟透彻,似乎就能登临彼岸,不再有疾苦。

    “有趣,有趣,八根柱子似乎代表着八个大成就者的道。”白子虚天纵之才,体察出八根柱子的不寻常之处。

    只是它们在元始天魔殿有什么意义呢。

    …

    …

    与此同时,青年出现在跟白子虚一模一样的大殿里。

    只不过大殿的牌匾是元始天王,同元始天魔不过一字之差。

    他看着八根柱子,充满贪婪。

    但青年没有上前触摸八根柱子,而是不停打量大殿,似乎在找寻什么。

    “明明都到了元始天王殿,为什么找不到元始天王法身的修炼法门?”青年目光有些焦急。

    他不知道季寥和白子虚什么时候会来。

    尤其是白子虚,他是有缘人,说不定已经进来了,要是再带着季寥一起进来,自己很可能在这关键一步功亏一篑。

    因为这一步至关重要,即使他足够沉稳,此刻也有些焦躁。

    “三清在上,你们拿我当棋子,总该给点提示吧。”

    青年对着元始天王殿的牌匾一拜。

    接着他心头一动,牌匾是不是蕴藏着玄机。

    …

    …

    白子虚天不怕、地不怕,他把大殿逛完,只有那个元始天魔殿的牌匾没有把玩过。

    白子虚纵身一跃,将牌匾抓下来。

    …

    …

    青年小心翼翼摘下牌匾。

    一本玉册跌落。

    青年翻开玉册,上面第一页有行大字写道:欲证无上妙道,先为牛马众生。

    大字下面是一行小字:万世轮回,本心不昧,即可证道。

    …

    …

    哐当一声响,从牌匾背后掉下来一把清澈如水的刀。

    刀柄上刻着“化血”两字。

    刀身上有图案若隐若现,里面有难以名状的怪物共十二名,似乎在组成某种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