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都市小说 > 俗世地仙 > 392章 我为什么要救你们?
    视野中尽是漆黑和滚滚沙尘。

    狂风在身周呼啸肆虐,仿若有万千冤魂厉鬼在不住地嘶嚎、叫嚷着想要扑上来将肥美的胖子碎尸万段分而食之。

    精神萎靡,身体机能却极为强盛的胖子,从之前的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他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般,昏昏欲睡地行在在狂风沙暴中,时不时地,会极为频繁地打个寒颤,呲牙咧嘴地倒吸凉气,然后呸呸呸地吐出满嘴的黄沙。

    那是被体内体表,身体各处几乎无所不在,如万蚁啃噬般的剧痛,刺激着萎靡精神的短暂振奋。

    也在无形中,拯救了他,没有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体内真气耗尽,纯以阴邪之气灌体,走的是至阴的路子,却将己身五脏六腑七魄以及经络、脉络自然生成真元的路子堵死,而这些阴邪之气,不似小青那般有主动意识,会在完成任务之后自行离开,反而驻扎在了胖子的体内。

    阴邪之气侵体,本就会引发人体各类疾病。

    而大量的阴邪之气,在身体机能耗费一空的情况下,侵入体内,势必会彻底占据人的身体。

    好在,被侵占的时间还不长。

    好在,温朔的精神意念还顽强地保持着。

    “闺女啊。”温朔趁着一阵剧烈的疼痛后,头脑短暂的清醒,一边如行尸走肉般走动着,一边嘟哝着:“还得辛苦你一次,赶紧到你爹我体内打个转,把那些该死的阴邪之气收走,不然再过几个时辰,你爹我真的就要和你一样当妖精了。”

    小青立刻从漫无边际的沙尘暴中汇聚至温朔体表,旋即化作万千入体,循络脉入体而查,能带走的带走,顽固附着在体内的就强行吞噬,当温朔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了埃文·查尔斯他们所在的那个凹坑边缘时,体内阴邪之气竟然被小青涤荡一空,先后两次入温朔体内遍察,小青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毕竟,温朔修行玄法,其体内生机较之常人不知强了多少倍,对于任何阴邪气息的反噬和转化能力,相当强。

    更何况,他的身体机能还曾长期转化汲取过阴煞之气。

    体内阴邪之气被涤荡清空,温朔立刻感到了身体无穷的酸痛和疲乏,竟然站立不稳,一屁股坐了下去。

    这才是名副其实的“身体被掏空”

    不过,没有了阴邪之气的侵伐袭扰,体力虽然急剧下降,精神状态却好了许多。

    温朔艰难地盘膝而坐,默念法咒,虽然没有真气可用,却能以意念强行察体,身体机能缓缓地,一点一滴地滋生着本元,与此同时,意识无法透体而出,仅凭体表去细细感应着天地自然的五行灵气状态,与天地相参。

    渐渐地,紧缩如老皮般的肌肤有了柔韧的舒张。

    他清晰地感知到了急剧紊乱的外界环境中,除了大量的阴邪之气和阴魂之外,五行灵气也极为浓郁,只是过于剧烈的紊乱状态,相生相灭的频率太快,很难为人所汲取吸收。

    而且,这种情况下汲取五行灵气,还有引发自然反噬,并自行汲取反噬状态入体的极大风险。

    但此时此刻,温朔哪儿还顾得上去挑挑拣拣?

    如果不尽快恢复体能……

    虽然人为引发的反噬性沙尘暴,针对性目标已经被他作法布阵转移,可大自然的灾难覆盖,不是子弹瞄准射击那般精确,而是大范围的覆盖性打击。

    形象地说,炮弹的爆炸,和原子弹的爆炸,能一样吗?

    所以,想要在这场可怕的沙尘暴中存活下来,除了运气之外,还得有绝对的体能。

    而要在最短时间内恢复体能,温朔没得选择,只要是五行灵气,甭管匹配度如何,是否相对平衡,直接吞纳入体,滋养五脏六腑七魄,填充干瘪的经脉。

    至于可能引来的反噬……

    应该不会吧?

    虽然老话说“神仙打架、百姓遭殃。”但这时候,本来就紊乱冲突中的大自然,还不至于来惦记我吧?

    胖子自我安慰着。

    混乱的五行灵气,受温朔体内生机和玄法的牵引,一点一点地附着在了他的体表,继而被汲取入体,随着天地五行灵气的滋养,体内生成本元的速度也开始加快。

    而体内本元量的增加,再有五行灵气入体后部分转化为真气,温朔的修行质量,机能恢复的速度越来越快。

    被牵引而至的五行灵气,也越来越多,密度越来越高。

    不知不觉已然进入空灵入定状态的温朔,清晰地感知到了极度不平衡的天地五行灵气,入体之后的运行速度、转化速度,比往日提高了不知道多少倍。

    随之而来的,是之前严重受创的经络、经脉上,千疮百孔的伤痕处引发的剧烈疼痛。

    只是这些常人根本无法忍受的痛苦,因为有着真气和五行灵气在体内愈发顺畅的流通,从而带来的心理上的舒畅感,所以,两相抵消,入定中的温朔,竟是忍住了。

    空灵入定,不知年月时长。

    当体内创伤引发的痛苦不再那么剧烈,当体内真气恢复了三四成的时候,温朔的脑海中忽而闪过了一个念头——自身本元生成的速度,五行灵气入体之后的转化、运行速度,还有真气在脉络中涌动,直至五脏六腑七魄,何等的顺畅?

    他的意念立刻入体形成气机,遍查五脏六腑七魄!

    一念贯通!

    温朔猛地从入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豁然起身,双臂微屈抬起,摊开手掌,左看右看,禁不住在肆虐的狂沙中嘟哝道:“他妈的,老子的大小周天,尽皆贯通了?!”

    他后知后觉地想到了,之前最危险的时刻,三魂归一,位居中央。

    此刻再查体内,便发现三魂虽然再次回归本位,但中枢魄之上,有一枚直径约一公分的小珠子,如羊脂白玉,晶莹却不剔透,浑然天成,又不似实体,悬浮在体内。

    他想起了老韩头的笔记中,以及荆白曾经讲述过的炼气化神境的状态:大周天畅通,气与神相凝,归位中央,沐浴温养出元神,可内观查体。

    老韩头谓之“玄珠”

    荆白谓之“元神”

    以往的察体,不过是以气机去感应体内各器官的异常,却从未如现在这般,意识能够如此清晰而直观地,以类似于视觉的辨别方式,确定体内目标的样子、颜色。

    挺好玩儿啊。

    那……

    胖子脑洞大开,意识转移去看了看体内别的器官,往下移,再移……嘿,妙哉!

    原来是这样的!

    咦?

    这是什么玩意儿?

    堵塞了啊!

    卧槽,这是……

    温朔一阵恶心反胃,急忙收回心神,啪地给自己一耳光:“让你丫好奇!自己的身体也不能随便看啊!”

    “坏了,时间过去多久了?”温朔打了个机灵,下意识地扭头四顾,狂风的呼啸肆虐,明显有了减弱的迹象,但仍旧是漫天黄沙密密麻麻,天色也已然是一片漆黑。

    考察队现在怎么样了?

    埃文·查尔斯一行人到底死了没有?

    温朔皱眉回忆着在入定之前的经过,很快判断出了自己的方位,而此地,正是埃文·查尔斯一行人藏身的凹坑边缘,可凝神以气机助视觉,又有小青协助观察,四周……哪里有什么凹坑?尽是低矮的起伏沙丘,还在狂风的肆虐中不断地变化着形状。

    很快,小青传达了一个新的发现。

    温朔立刻循着小青指出的方向,深一脚浅一脚地赶了过去。

    大概走了一百多米远之后,发现了一辆已经被沙砾埋住了大半的白色越野车,车玻璃全都碎裂,车体上也坑坑洼洼斑驳不堪。温朔凑近了观察,看到驾驶员趴在方向盘上,被沙土几乎完全覆盖的脸上、额头上、头上,有很多血渍。

    很明显,人已经死了!

    副驾驶位置,蜷缩着一个人,双手抱头,浑身都是沙土,还有微弱的气机。

    后排座也有一个蜷缩着的人,气机同样很弱。

    “喂喂!你是谁啊?”温朔绕到副驾驶位置推了推那个蜷缩在一起的人,大声喊道。

    唰!

    副驾驶这位还有后排座的那位全都扬起了头,争先恐后往车外钻,一边用英文喊道:“救我,救救我们……”

    “操!”温朔忍不住骂了一句。

    原来副驾驶这位被黄沙遮体、气息微弱的家伙,竟然是埃文·查尔斯。

    另一个,是小青之前发现,和埃文·查尔斯同伙的法师。

    “查尔斯先生,我是温朔!”温朔满脸焦急和担忧地大声喊道,一边往后退了两步,摊开双手无辜而又诧异地用英文喊道:“我为什么要救你们?”

    “温朔……”埃文·查尔斯彻底绝望了,一下子瘫回到了座椅上。

    后排的科特·查尔斯强打着精神喊道:“他不可能一个人来,肯定还有别的人,我们获救了,我们获救了……”

    听到弟弟这番话,埃文·查尔斯刚刚灰暗了的眼神,又露出了希望的精芒。

    此刻,他们连爬出车窗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且爬出去必死无疑,待在车里,好歹也比在外面生还的几率高一些,至少,更不容易被埋,更容易被发现。

    “没人来救你们了……”

    温朔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着,转身在狂风和飞沙走石的恶劣环境中,大步离去:“我先走啦,再见……哦,是再也不见!啤酒、咖啡、烤肉、香肠、美女,当然还有亲人……”

    狂风呼啸,飞沙肆虐。

    这辆已经彻底废掉,被沙砾掩埋了一多半的越野车,以及车内的两个活人,一具尸体,很快便被沙砾填埋,一个高高的、厚厚的沙丘逐渐形成。

    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能重见天日。

    荒漠隔壁中,又多了几条可以生存下去,却没有了意识的阴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