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竞技小说 > 请回答火影 > 第四百零一章 晚霞

第四百零一章 晚霞

新书推荐:天行云穹之未来断点近战狂兵三寸人间天帝传开天录诡秘之主伏天剑尊修罗帝尊全职武神天下第九绿茵峥嵘伏天氏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鲁迅说过:时间就像月匈一样,挤一挤总会有的。

    面临高考的广大高三考生们就是过着这样的生活。挑灯夜读,做不完的试卷,他们可以把所有要考的题型倒背出来,有时候一天换一根笔芯,刷掉了一本的题,从父母一辈到如今的零零后,考生们的记忆代代相承。

    据说以后只要互相看一看右手中指的第一个关节处是否有老茧,就知道这人学员时代有没有好好读书。

    冬去春来,年轮在人的身上加深一层,禹小白虽说是穿越者,但毕竟不是逆流去了什么纯真年代,从日本返回后重拾厚实的书包,掺在校服孩子们中踏进甬城第一中学的校门…所以他要继续书写高三的无悔青春了。

    日子大概真的平静了,禹小白坐在教室,听着打铃一响,咻咻,思想的火车呜呜地开,充实的八节课就没了。

    他完成了忍者那头羁绊带来的心结,大病未痊的鼬看起来还是义无反顾,那就放心地看着吧,禹小白总不可以一直对着别人的人生指手画脚,那群努力为心中所想奋斗的人,早已用行动证明了各自的演绎。

    禹小白听着复合函数,主谓宾从句,电能动能重力势能,丰富多彩的板书日新月异,头有点大,他还是考虑下怎么考试。

    总不能到时候真让纯夏先考上吧,那家里的老爸老妈非掐死他不可,他自己也觉得丢脸得想找块豆腐撞上去,绝对不行。

    本来禹小白的成绩可还行,不说班里前三,前三十还是有的。

    但当了几年忍者再回来拿起书就不对了,术业有专攻,他身为专业的学员是可以理解书本知识点的,除非看不懂。

    眼瞅着全市的统考演练过了几轮,禹小白的分数线吊在本科线出头,随时有下坠的风险。班主任找他谈心,他也坚定表示了自己苦读的决心,然而收效甚微。

    到临近的时分,同学们各自的水平基本定型,不然的话,请回答火影可能已经两百万字了。

    放学之后,禹小白拉住起身的王浩学,想抄下今天课程的笔记。

    高三一班的教室人已走得差不多,天色微沉,透过走廊往下瞧,校园的马路间全是结伴去往食堂的学员。

    清一色的校服为高中最后的这段时间平添重量,吵杂的声音都多了分绵长的飘远。

    “借什么笔记。”王浩学抚了抚脸颊的肌肤,感觉今日的劳累又使人清瘦了,“你向我借啊?”

    他看了看禹小白桌上空白摊着的本子,然后低头扫了下自己手里拿着的,觉得既不可思议且感动,“这不像你啊。”

    “不说了,我去补习班上课了,笔记写好记得借我看看。”

    “……”

    王浩学在高三复习以来同样褪去些许中二的幼稚,为了在独木桥上走得更远些,对方换成了走读。禹小白无话可说,只能目送对方抄起书包,混入晚间人潮,貌似很帅地留下了“我是读书人”的深沉背影。

    叹息一声,禹小白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高考是全国最为严格最为公正的考试,但审查预防机制对应的目标毕竟是学员,禹小白怀有查克拉和极其高超的相关素质水准,要用点考场上无法检测的手段,理论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说实在,禹小白很认真地想过,但最后放弃了这一心思。

    一考之后,太多的人和事就此不同于往,它是一个机会,也是一种象征,禹小白想让在这个世界原本的他郑重地经历,这非常的私人。

    当然,能这么堂堂正正,是因为禹小白自身很特殊。

    “禹小白,你是不是…今天老师讲的东西有哪里不懂啊。”

    就在整理东西的功夫,旁边冒出柔软带点怯意的女声,禹小白偏过目光,陈文文抱着个大号笔记在问他。

    “啊,这个,有是有……”禹小白说道,后半句轻得像在自语,“也就语数英四五门课吧……”

    “什么?”

    “没。”禹小白摆手,“对了,你可以把笔记借我下不,王浩学说很多没抄,我也顺便看看有没有遗漏的。”

    “可以啊。”陈文文答应得很快,马上就把胸前抱着的本子递过来,芳香扑鼻。

    “嗯,谢谢。”禹小白翻着找了几页,字迹秀丽,排版清爽,女孩子的笔记看着就赏心悦目,他本是想带回去的,但没想到陈文文在一旁的位置顺势坐下来,似乎准备看着他搞定的模样。

    “……”这样他拿王胖子当挡箭牌的借口不就暴露了么!

    “呵呵。”禹小白笑了几声,摊开书写了会,陈文文不傻,轻易地明白了玄机。

    这下气氛就略微尴尬了,好在他和王浩学是班里都知道的好朋友关系,偶尔卖一卖,都是小事,很平常的。

    抄笔记的过程里,禹小白解释了下,陈文文听了咯咯直笑,面容在窗户上逐渐反射的一抹霞光下动人生辉。

    “哈哈哈哈……”

    其实也没有多好笑了,禹小白看着对方一直笑,应该是临近考试压力太大,高三们都会变得敏感的原因。

    “除了知识点,讲的题目同样有一些不会吧?”

    “一些”显得比较委婉,禹小白大方承认了,随后,陈文文便以好学员的完美姿态轻松察觉出他的几处问题,进行了指导。

    结束的一天下午,人去室空,只剩下没擦的黑板和每张桌子上堆叠的翻了无数遍的教科书,四下渐渐安静,窗布偶尔吹起一块,揭开了莎莎的、笔尖划过白纸的摩擦。

    借个笔记变成了辅导,一个间隙禹小白抬头,意识到问题所在。

    他停下笔,“那个我想起还有事,要先回去了。”

    “噢……嗯对,不早了的。”

    禹小白合上笔盖,刚放好书,女孩就脚步匆匆地告别了,抱着包,回头时长发晃动,露出一点点的脸,“那我走了啊,明天见。”

    “哦。”

    摸了摸脑袋,禹小白推好椅子,“……这么着急。”

    下课的天空越来越被晚霞浸染,出门前,他看了眼教室前面的墙壁,那里有写下豪言的便利贴和剩下两位数的高考倒计时。

    到处是缩影,男生女生的青春乘坐在高三的列车里,数着日子开去了。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