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仙侠修真 > 剑同行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治伤病 血杀宗
    酒水清洗伤口,丹药捏碎敷上,再用白布裹起,最后看着快被裏成木乃伊的他,少年竟破涕而笑,差一点笑出声,忙用手捂住嘴。

    看的小晨直摇头,都快五十了吧,自己有他这么大年岁时,那还有他这小孩心性。指间挥过胸前锦绣发袋,光华闪过,数张黄色符篆,两件黄色法衣出现在小晨身上。

    而看到突然出现的这一堆东西,少年有些发蒙,欲言又止,却听他要自己给他穿上衣服,一套法袍被少年捌手捌脚的给他穿上。

    另一套却被他指向了自己,少年看着那黄色法炮直摇头说,“我从不穿黄色衣服。”却听他“哼”了一声,说“没见识,变。”

    身上黄色法袍光华闪现,便变成了一身青色法袍,这让少年震惊的叫出了声,忙捂嘴,飞快穿上法袍,说了声“变。”却发现身上法袍仍是黄色。

    挠挠脑袋,难道自己说的不对?又忙喊了数声,“变"没动,“变”还没变,“再变,变、变、变、变…”不知说了多少遍,身上黄色法袍仍然是黄色法袍。

    最后只好一脸无辜的望向小晨,可把小晨给气笑了,“你个傻小子,谁家法袍是说变就变的,那除非法袍是件法宝,不,灵宝。要改变法袍,当然是用真气啊!

    听着他话语,少年“嘿嘿”的傻笑了两声,真气流转法袍,果然黄色法袍缓缓变成了黑色,少年与他并肩而坐。

    这是对方宗门管辖范围,而又因自己两人死了两位先天弟子,他们宗门肯定忍不下这口气,就在小晨与少年在山洞中并肩而坐时。

    千峦山脉中,小晨与那些人战斗绝壁之东千里,一片彩色雾气笼罩中。一座万丈巨峰挺立,巨峰上,千百房屋、洞穴,楼阁、宝台,但这些建筑皆透出一股阴冷暗红,气氛沉闷无比。

    楼阁间,一位位穿着红袍的修士正在忙碌着,而众楼阁中最庞大、最压抑的一处主殿中,气氛如山般压在其中站着一个人身上。

    殿中,主座上坐着一位穿着红袍的阴冷老者,此时老者一脸难堪的看着大殿中站着的持着重剑的师弟和那仍昏迷不醒的师弟,脸色越发阴冷。

    “李师弟,你说你跟王师弟,梅师妹,冷师弟四人为了采一枚灵果而与一头妖鹰厮杀,灵果从绝壁坠下,被一个小辈吃了。

    师妹跟师兄要把那小辈给炼丹,那知那小辈的同行长辈修为高绝,你们四打一仍未打过,反而两败俱伤,被那妖鹰找准机会,偷袭杀了师妹和师弟,对吗?”

    听着老者沉闷话语,被称为李师弟的持重盾男子点头,看着大殿中站着的三十余位穿着红袍似笑非笑的众师弟、师妹,主坐上阴冷老者有些头疼道。

    “李师弟,你没认错吧!有你,再加上冷师弟,还有其他两位师弟、师妹,你们四人若联手,连老夫都不敢说有一半把握能胜,那青年真有那么强?”

    看到李师弟毫不犹豫点头,阴冷老者更是揉着头,深吸了口气道,“好吧!冷师弟是师尊爱徒,一会儿我便传信于师尊,看师尊如何处置。

    还有,最近我血杀宗派出去收徒的长老、弟子频繁被一个人劫杀,这区区三年中,有七位长老,五十余位5弟子魂灯破灭,惨遭不测。

    这是在挑衅我血杀宗,李师弟,王师弟自有人照料,现在是你出力的时候了,赵师弟、雨师妹、铁师弟…你们二十三人,加上李师弟共二十四位长老,分成八队,三位长老一队,前往我宗长老、弟子遭到劫杀处探查。

    至于杀了我们宗门弟子的妖鹰和因那青年而死的师弟、师妹的仇,我亲自带长老前去搜寻,一定将其斩杀于此,魔宗之名不可辱。”

    说完大殿中众师弟、师妹一哄而散,各自准备行装,只有坐在主位的阴冷老者叹了口气,额头上一道道皱纹浮起,心中愁苦不已。

    “师尊,师尊啊!”想起自己师尊机缘巧合得到羽化修者秘籍,从此踏上修仙之途,但一介散修无权无势,法、侣、钱、地,一无所有。

    那怕师傅资质再强又若何?师尊一路摸爬滚打,八百余年才终于渡劫成功,成就金丹绝顶存在,但师尊金丹有瑕,再也无法寸近。

    便寻找到这一处福地,开宗立派,创立血杀宗,创立血杀宗至今不过区区八百年,从一穷二白到门派盛大,也算顺利。

    但自从百年前,也就是上一次松岭众仙魔大战,那一剑光,一刀芒让师尊受了不轻的伤,但这也没关系,那知回来途中又遭到敌对宗门高手袭杀。

    师尊拼命,全力才算护着一众弟子逃回宗门,但金丹大损,身受重创,只好对外宣布闭关,其实是再想如何治伤。

    如今己百年不理宗门事物,只剩下自己了,但自己已八百余岁了,却还是先天,金丹早已无望,就算有灵丹延命,但最多不过再活个一二百年罢了。

    师傅,徒弟该怎么办呢?劫杀宗门弟子、长老的必定是那袭击你的宗门,但咱一个立宗不过千年的宗门,又能拿人家如何呢?

    冷师弟啊!你如此好的质资,那么儒雅的一个人,怎么会被一个女人带成了那副德性,现在好了,你死了,便什么也都没了。

    宗门一千八百余位后天,四十多位先天啊!这么多人,徒弟承受不住了啊!叹息着,却听见一声苍老声音传来,“撑不住也得撑。”

    听到这声音,老者愣了一下,随即一脸狂喜道,“师傅”匆忙站起,肩上却又被一双苍老的手按住,重新坐下。

    阴冷老者看着面前比自己还苍老数分的迟暮老者,眼角有泪花浮现,却被其强忍下,有些心酸话想说出,但却实在不知说什么好。

    只听那更苍老老者道,“徒弟,走”“嗯,但是师傅,冷…”“不要再提那小子,原本以为其心性纯朴才收了他为弟子,那知根他那些师姐、师兄一个鬼样子,死就死了,给他报什么仇,丢人。

    徒弟,快走,师傅送你一场造化。”“师傅…”阴冷老者嘴中话还未说完便被老者拉着向后山禁地走去,来到那处绝壁上洞穴门口,手一挥,十数层禁止闪现血色光泽,随后消失。

    老者带着一脸发蒙的徒弟来到洞中,七拐八绕,终于来到一处数十丈方圆洞穴中,阴冷老者看着师傅,又看着那洞穴地上一处十数丈方圆血池。

    血池中,浓稠血水转动,血池外,一道道闪着幽幽光泽,那些纹路如蛛网般密布,没入血池中,看到这,阴冷老者心中奇怪非常。

    张嘴,想问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或不知从何说起,便听老者欢欣无比道,“徒弟,老夫真是绝世奇才,不然如何能造得了这化生池。”

    “化生池,什么是…"“听我说,徒弟,唉,师傅原本便金丹有瑕,受了重创后,更让金丹遭到损坏,活不了多久了。

    四七劫难恐怕一次也渡不过了,唉,现在距离四七劫难不过只剩下不足五十年,所以老夫拼尽全力造了这血池。

    “师傅"看着呜咽的徒弟,老者很欣慰。”拍了拍他的头,笑道,“这化生池是我用尽一生珍藏,再加上十三头先天妖物全部精血、内丹铸造,只要你进入其中,便可帮你洗筋伐髓,造化生机,甚至绝顶金丹大道都有一二分希望。”

    “师傅,你呢?”“傻徒弟,师傅可是绝顶金丹呢?”这一句简单的话中,包含着多少心酸,多少叹息,阴冷老者回头想在说些什么?却被身后师傅一脚踢进了化生池中。

    “噗通”阴冷老者一入化生池,便感觉身体变得极重,向化生池低沉去,伸手望向师傅,却见师傅拂须大笑了声道,“收你为徒,是为师眼睛最不瞎的一次。”

    说着转身,向禁地,洞穴外走去,只留下一脸苦涩笑意,被缓缓拉入池底的阴冷老者时光转瞬、流逝,三个月后,千峦山脉中一座小山底部。

    “哗"突然,倚山生长的一枝茂密树枝被拔开,一个面色苍白,眼中却精光闪烁的黑衣少年走出,细看来,原来那茂密树枝遮蔽下的山体上竟有一个三尺洞穴。

    黑衣少年走出后,“啪"“呼”又一青衣青年一边以手遮着刺目骄阳,一边饮着另一只手中的酒,走出洞口,整个身体沐浴在温暖、灼热的阳光下,青年心中舒坦极了。

    自进入那小小洞穴的一天起,便再也没出来过,足足三个月啊!再那阴暗潮湿的洞穴蜗居了三个月,藏了三个月,青年差点发疯,但幸好还有一个话痨的少年陪他说话,开开心心的聊着。

    但任谁他娘的再怎么能说,也不可能呱呱呱呱不停息的连说三个月啊!二人一开始十天确实是聊的贼开心,贼有意思。

    但十天后,便无话说了,只好找些事说,反正只要不停下就好,就这样东一句,西一句,背一斧头,南一一砍刀的说了二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