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都市小说 > 1997辉煌人生 > 第三百五十章 自寻死路
    陈金飞在干女儿面前装逼的时候,陆丘带着刘涛、陈紫函走进了包间。

    秋姨娘没有跟进来,从外边把门轻轻带上,用隐晦的目光瞟了陈金飞和刘亦菲一眼。

    外界谣传陈刘关系暧昧,便是她也是一样的看法,富豪圈子基本都默认陈金飞是在玩养成,果实成熟,吞食个干净。

    不过这次亲眼见到刘亦菲,她反而有些怀疑了。

    秋姨娘能搞定秋家二爷,自然也是有着过人之处,不仅人生的成熟美艳,手段圆融,她还有一手不为人知的看人法门,尤其是看女人,从眉眼、身段、气质,她能判断一个女人是不是处子之身,问题她面对面看过刘亦菲之后,竟然得出一个让她不敢相信的结论,刘亦菲竟然是处子!

    好吧,秋姨娘逻辑崩溃了,陈刘不是那种关系吗?可刘怎么还能保持住纯洁之身的呢?

    难道陈的耐心无限大?竟然还能忍到今天?

    不可能啊!

    以秋姨娘对男人的了解,那绝逼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事情。

    每天守着一个刘亦菲这样的大美女,只有太监才能忍得住!

    要嘛,就是外界的揣测全都是错的,陈金飞对刘亦菲的感情的的确确就是父亲和女儿的那种亲情。

    如果这个判断是真的,那秋姨娘对陈金飞真的是刮目相看了。

    当然,不管内心中有什么样的揣测,秋姨娘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因为她能知道陆丘真的对陈金飞非常的愤怒,那种愤怒就像能焚烧一切的火焰,在这种时候,谁敢站在陈金飞这边,都将会被这火焰无差别焚烧,这种引火自焚的事,秋姨娘这种明智的人是绝对不会做的。

    把门从外边关上,秋姨娘本想直接离开,想了想,还是悄悄站在门外,把耳朵贴到门上,打算听听房间内谈话的情形。

    房间内,陆丘坐在陈金飞和刘亦菲的对面,刘涛和陈紫函在他身后左右站着,乖巧的如同两个丫鬟。

    陆丘面无表情,看着陈金飞和刘亦菲,一言不发。

    刘亦菲在电视荧幕上一贯都是清冷面目示人,属于没有表情,似乎极有性格的那种,可是此时,面对陆丘那于无声中散发出的强大气场,她忍不住道心头战栗,于是死死抓住身旁干爹陈金飞的手,力气大的能把对方的肉掐出血的感觉。

    而陈金飞对此竟然毫无感觉,因为这货也是额头冒汗,两腿发颤,以他的身份地位,年纪身家,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对面不过是个三十出头乳臭未干的年轻人,他在商场叱咤风云的时候,这小子估计还穿着开裆裤玩泥巴,可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不说话的坐在那里,却是让他所有的心神都绷的紧紧的,如同一触便崩的弓弦,连刘亦菲把他捏的那么痛都无所感觉。

    不过陈金飞绷紧归绷紧,自身的气场和身份地位毕竟在那里摆着,很快便把心情调适过来,强自镇定,看着陆丘道:“陆老弟,你觉得我这干女儿出演你新电影的男主怎么样?有什么要求老弟你尽管提,我绝无二话!”

    陆丘眼中闪动着冷冽和不屑的光芒,看着陈金飞。

    “那你觉得能给我什么?”

    “钱?十个你捆起来也没我多?”

    “女人?我身后这两个只是我众多女人的冰山一角!”

    “或者把你这个干女儿送到我床上,让我好好玩玩,也许我会给你一条生路!”

    陆丘没有丝毫的隐藏自己的情绪,以他现时的身价地位,他已经不需要对陈金飞克制。

    既然你这个不知死活的货色招惹到我的头上,那就让你去死好了,直截了当,无需废话!

    刘亦菲显然因为陆丘的话而有些慌乱,死死抓住陈金飞的衣角,“干爹,怎么办?”

    陈金飞也没想到陆丘会这么不给面子,连与他客套虚伪的耐心都没有,只能说明这个年轻人气很盛,城府远远没有修炼到家,毕竟在他的认知里,他们这个层次的存在,哪怕已经水火不容、不死不休,真见了面,也照样谈笑风生,毫无芥蒂。

    那叫做强者的修养、底蕴,而陆丘显然远远没达到那境界!

    陈金飞因此对陆丘有些轻视,更加认定自己的猜测,这个年轻人估计就是哪股势力的白手套,自以为有所仗恃,才会如此嚣张,他这个前辈自然不会就这样与他翻脸,那就显得自己的底蕴也不够了。

    这样想着,陈金飞故作悠然道:“陆老弟这么生气大可不必,钱,没人会嫌多,女人,一样没人会嫌玩得多,如果陆老弟想要,这两者陈某都可以奉赠,不过,唯独亦菲是例外。”

    陆丘嘴角挑起,冷冽的目光扫过刘亦菲,如鹰似隼的锐目仿佛要把刘亦菲当场剥光那般冷酷,骇的神仙姐姐娇躯打颤,更是控制不住的整个靠到陈金飞身上,不敢面对陆丘。

    刘亦菲的反应让陆丘越发的不屑,冷冷道:“你想告诉我,她是冰清玉洁的圣女?还是你一个人的禁脔呢?如果是后者,我还真对她没什么兴趣了!”

    陈金飞脸色一变,“陆老弟,有些话最好还是不要乱说!”

    陆丘哪里会在乎他的威胁,说道:“怎么?戳到你的痛处了?要不你也给我安排个车祸?”

    陈金飞气场一滞,孙俪车祸的事情毕竟是他策划,陆丘提到这个便让他有些心虚。

    “不知道陆老弟你在说什么,我只是听说孙俪小姐出了车祸,无法出演盗梦空间,这才安排这个饭局,想请老弟考虑一下我的干女儿,目下看来老弟对我有些误会啊。”

    陆丘毫不掩饰自己对陈金飞的鄙夷,冷冷道:“敢做却不敢认,我还真有些高看你了呢!”

    陈金飞还想说什么,陆丘却是懒得与他浪费时间,直截了当道:“我来见你,也不是想听你解释什么,即便你现在承认自己错误也已经晚了,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要付出代价,这就是我唯一要对你说的,你只要等待那结果的降临就知道了!”

    说完,陆丘起身。

    刘涛和陈紫函乖巧的开门,服侍陆丘离开。

    陈金飞见状急忙道:“陆老弟,如果那个孙俪是你的女人,我认错,可我据我所知,她是有男朋友的,你至于因为她和我撕破脸吗?”

    陆丘在门口暂停,扭头对陈金飞道:“你说的没错,孙俪的确不是我的女人,也不是我的菜,可她是我定下的盗梦空间的女主,听得明白吧,我定下的女主,所以你必须付出代价!而且我要纠正你一个观念,我不是和你撕破脸,因为你根本没那个资格,懂吗!”

    陆丘说完,大踏步走出房间,扬长而去。

    留下陈金飞站在原地,气的浑身打颤,陆丘已经离开,他这会儿情绪都爆发出来,真真的愤怒如火。

    陆丘对他太过不屑和轻视了,那种轻蔑至极的鄙视态度,更是深深触痛了他那颗因为长久以来高高在上而放不下的自尊心,这让他的反应有些咬牙切齿。

    “混蛋!这个混蛋!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简直混蛋!”

    陈金飞愤怒,刘亦菲却是惶恐,甚至害怕。

    “干爹,现在怎么办啊?大官人真的生气了,怎么办啊!”

    妮子的冰山外表在这种时候就好像一层塑料膜,一戳就破,露出内里面对强权时才会展露出来的恐惧和敬畏。

    “乖女儿不用怕!”陈金飞安抚妮子,同时恶狠狠道:“姓陆的如此不把我放在眼里,这口恶气我无论如何忍不下,我会让他知道在华夏这片土地上,得罪谁也不能得罪我这种人的!”

    刘亦菲惶恐得道:“干爹,你不会要。”

    陈金飞打断她,“乖女儿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干爹会不惜一切代价帮你把角色争取到就好了,你就乖乖的等好消息吧。”

    说完,陈金飞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然后表情极其阴冷的与电话那头的人私语了好一阵,全程他都是用手掩住嘴,尽量不让声音扩散出去,所以哪怕刘亦菲就站在跟前,也没有听清陈金飞说了些什么,她只是从自家干爹以往的做事风格推断,这次干爹肯定又要做一些危险的事情,她不知道应不应该阻止,因为陆大官人的声名实在太惊人了,身处娱乐圈,她听到过太多关于陆大官人的传说。

    陆大官人的财富,陆大官人的女人,陆大官人的权势。

    她不知道自家干爹有没有那个实力和陆大官人对抗,她只知道,那是一个连韩雪那种出身的人都被征服掉,甘愿成为他后宫一员的恐怖存在,她有些担心干爹会因为她铸成大错,可她又无法阻拦,因为有些事情已经无法挽回,陆大官人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不会原谅干爹,必定要干爹付出代价,实际上干爹已经别无选择。

    刘亦菲最终把所有的话都吞回了肚子里,没有再说什么,她只是隐隐有种感觉,一些她不希望发生的事终归会发生,她的命运即将面临一个拐点,她只是不知道自己对这个拐点是不是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也许,唯一的希望就是干爹真的能够把问题解决,在与陆大官人的交锋中占得上风吧。

    然而,其实刘亦菲自己都知道,她这种期待只是更大可能是如同美丽的肥皂泡,看着很美好,一戳就会破掉,然后,现实的确是向着肥皂泡破灭的方向发展了过去。

    时间,在陆丘离开第一会所不久后。

    地点,在京城某一处隧道中。

    隧道很长,平日里车辆川流不息,仿佛一张不停吞吐猎物的大嘴。

    此时却被严密的封锁了起来,数不清的警车停在隧道两头,禁止一切车辆驶过,一个个穿着制服的人面色严肃,拿着对讲机不停的说着话。

    有心明眼亮的人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一些很要命的事情,一些通了天的事情!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隧道靠近中央的那一段,发生了一场车祸,一场相关当事人让警方不得不提起一百二十万分精神应付的车祸。

    车祸应该属于受害者的一方是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大人物,也是本书当之无愧的男主角,陆丘陆大官人,他的车上,还有刘涛和陈紫函两个美女明星,也是大官人后宫团的成员。

    车祸应该负责任的一方,来头甚至要比陆大官人还要大,那是一个开超跑的年轻男子,他本身其实屁都算不上,但架不起这位有个好爹,那是现下当之无愧的实权人物,后来那啥会的创始人连大先生,具体身份大家自己呡哈。

    总之逻辑上的情况是这样的,超跑男这边是车祸的肇事方,超跑男和他的女伴磕了点不该磕的,结果失控,引发车祸。

    正常情况下,以陆丘的身份,把超跑男这边全拘了没啥问题,大不了那位先生发动关系再捞出来,毕竟陆丘和二女都安然无恙,事情不至于不可收拾,但问题在于,明面上的肇事方和受害方却是反了过来,引发车祸的罪魁祸首,超跑男却是因为车体撞击隧道,翻车后当场死亡了!

    这真的是让相关部门要疯掉了!

    超跑男可是那位的独子,就这么死了,哪怕陆丘身份十分的了不得,在这种情形下,制服们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的。

    直接控制陆丘肯定不行,陆丘还有肯尼亚第一先生这重身份。

    可要是定性责任都在超跑男,更是不可能,制服们还不想被人一撸到底,前程无亮。

    所以这种情形下,局势就有些两难,制服们只能暂时控制住局面,然后向上级领导请示汇报,希望把锅退给领导们。

    陆丘则在刘涛和陈紫函的陪同下,静静的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超跑男的死亡是出乎他意料的,但这场车祸在他预料之中。

    应该说陈金飞的狠辣他颇为的欣赏,这货不愧能成为商场大鳄,确实心狠手辣,尤其可取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