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仙侠修真 > 最终浩劫 > 76.秦广
    屏风山。

    山中,万树光秃,灰灰蒙蒙。

    一如天边那云聚的铁灰色,压抑,令人窒息,以及绝不想出门。

    龙瑶与唐莽原本两人所居之地,早已被追随而来的隐世世家弟子所占据。

    而似是有所感,或是各大势力的约束,各个入山的不明势力,届皆是彼此警惕,却无人率先动手。

    毕竟能来此间的人,并无弱手,神功尚未出世,便贸然损耗自己实力,实非明智之举。

    这天下自旧时代传奇死后,各大势力早已无高低之分,蠢蠢欲动之心日益增生。

    除了夏极,龙瑶,尚皇这样的大势力,无人敢动。

    其余稍有本事的江湖侠客皆是抱着“时势造英雄”,“老子底牌无数,最牛逼”这样的心态。

    而这次传奇神功的出世,则显然是大势的再次汇聚。

    谁能夺下,谁就很可能坐上新时代剩余的三个宝座之一。

    木屋。

    锦衣朱袍的妖娆剑客倒背着一把长剑,悠闲地走至屋外溪流。

    瓜子脸,狐狸眼,长发散乱披肩,只是鼻部以下却是带着黑色金属制造的面具,遮住嘴唇。

    常人届时剑柄向上,若是准备出剑,便是伸手往后去握,可是这妖娆剑客却与常人截然相反,他肩部显露出的是剑尖。

    无鞘的尖!

    极细,极窄。

    锋芒毕露,随时可被折断。

    而裹着鲨皮的剑柄却随着他悠闲的漫步,不是拍打着他纤细的腰。

    “秦广,你剑又背反了。”

    院子中央的一群人正在吃烤鱼,他们是昨晚才寻到这处尚算清洁的木屋,旋即便是落户于此。

    原本还担心着干粮已尽,只能去山中打猎,可是山中危机四伏,各方汇聚,早已不是秘密。

    可是,这溪流却是滚烫,将水底的鱼儿烫的全部浮起。

    经过测试,无毒可食。

    这简直是天降食物,运气极好。

    世家隐世,隐的是心,等的是时势。

    他们会骄傲,但却绝不会轻敌,愚昧。

    他们隐世,极其自负,想要在这风云之中,借势上青云,在这豁大天下获得一席之地。

    但他们却也不敢造次。

    毕竟之前,在关中那罗生门的历练中,便有个世家精英弟子未能返回。

    追寻而去,发现他竟是连“大黑天”这样的道具都用过了。

    可是那弟子却还是死了,这令秦家不禁警惕起来。

    对于自家子弟,他们清楚的很。

    那名死去的弟子,实力在同辈之中,属于中上,绝非普通盗寇可杀。

    而这名为秦广的弟子则有些特殊。

    他长相极娘,用剑极花哨,未握剑时,心境、理论、对答,几乎门门第一,家族之中无出其右。

    但是握剑之后,却是不堪造就。

    秦家家主不甘天才陨灭,对其进行了无数次令人嫉妒的“开小灶”,不顾众意的力挺他,甚至在各种试炼,各种丹药功法的选取之中,力排众议,让这比试总是倒数第一的娘炮依然获取最好的。

    但是...这娘炮却真真实实的不堪造就。

    无数次的失败后,无数的资源堆积,他只是勉强行至了家族同辈子弟的中游。

    而这些资源即便给一个很平庸的弟子,也能让他列入前十了。

    原家主因为失误,而被长老联名罢黜。

    而新任家主则是直接用了八个字来评价这曾经的天才。

    纸上谈兵,不堪造就!

    这一次,屏风山神功出世,家族历练本身就是抱着自愿的原则,否则这秦广绝无机会出门。

    虽然是随众而行,但是别人却疏远他的很。

    只是这一次,他似乎有些不同了。

    带上了半脸面具,以及总是将剑背反。

    要知道秦家的剑术,最凌厉的起手式,便是“斩龙式”,而这一式几乎都是要求剑从上而下,气魄凌驾,而方可斩龙。

    秦广如此倒背长剑,实在是可笑之极。

    莫不是破罐子破摔?

    或是哗众取宠?

    所以,家族之中一些弟子总是拿他取消,笑他的娘炮,笑他背剑的姿势,笑他的一切,反正能够在这天才身上踩一脚的行为,他们是一样都不放过。

    “秦广,你这剑好歹也是上任家主赐你的名剑‘碎阎’,这么瞎背着,就不觉得耻辱吗?”

    “别理这小子,他都未必能活着回去。”

    “他清高的很,吃饭都不与我们一处,管他做什?”

    “来,山中阴冷,而那彤云密布,必是大雪欲来,喝点酒,暖暖。”

    秦家一行七八人围聚着篝火,有说有笑。

    锦衣,有着精致面庞的妖娆剑客,听得“上任家主”,瞳孔不为人察觉的皱了皱,似是露出痛苦之色。

    旋即便是恢复如常,他并不折返,而依然独自一人。

    他微微弯下腰,蹲在溪流边,伸出葱白手指,在那滚烫的溪流中轻轻放入。

    常人触这烫水便会即刻缩回。

    但是他确是硬生生多撑了一秒,然后才从容地收回手指。

    “水更烫了,那么热源在哪里?正在发生什么?”他沉思着往溪流本来之地,侧头而望,灰蒙蒙的树木阻拦视线,他所能见的便只是一方窄窄的瀑布,再往上,则是无法再窥视。

    “冬日溪流多冰寒,而即便有地火,抑或火山也不会令溪流如此被加热。

    更勿论奔腾十多里,从天而降,期间即便是滚开的热水,也会被途径的山风所吹凉。”妖娆少年盘膝,死死盯着那瀑布的上游,陷入了沉思。

    随后,他匆忙吃了些烤鱼,便靠着树运气调息,进入了修习状态。

    午夜。

    白昼时分的雪未曾落下,但是明月、群星却是彻底消隐,被死死摁入了黑暗的墓穴。

    秦广心中默数着。

    待到丑时,这常人正酣眠,夜猫子也已入睡的时候,秦广悄悄起身。

    他身法极其高明,可谓是把自己融入了环境里,根本无人察觉,即便是守夜的自家弟子也未曾察觉。

    秦广旋即悄悄点了那弟子穴道,令他无法动弹,无法出声,然后蒙住他的眼。

    再然后,他靠近了自家出门试炼弟子,熟门熟路地将他们藏着的试用版“大黑天”全部搜出,然后挂在腰间。

    他动作极轻,极快,就如清风拂面,令人根本无法发现。

    而很快,连同自己的“大黑天”,他已经有九个了。

    抬头望向那滚烫溪流的上游。

    那似乎是屏风山最高的山峰。

    秦广露出了笑容。

    富贵险中求。

    若要求运势加身,岂能不把命押上天枰,赌上一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