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玄幻小说 > 始尊 > 第五十九章 黑衣背剑饮酒汉子
    相比凌云宗主峰上的热闹,半山腰一名背着翠竹书箱的小青年却是面色难看,上嘴唇下嘴唇不断的碰撞,不断地说着什么骂人的话。

    在小青年的前面有着一个满脸胡须,手握一个黑色葫芦,背着一把黑木剑的中年汉子。

    汉子身材消瘦,仿佛是早已经被酒色给掏空了身子,走路摇摇晃晃。他与小青年行走的狭小的山道之上,距离凌云宗的主峰至少还有半日路程。

    不过因为身处半山腰,云落与血傲各自弄出的刀剑之气,他们也能够感受。

    随着刀剑气的威压越加的强大,山峰顶上原本的惊呼之声渐渐安静。

    背着竹箱的小青年便是知道,云落与血傲决胜的时候到了。因此他很想登顶一观,可是他这个臭脾气的师傅,却是不让。

    说什么要上凌云宗,须得一步一个脚印,缓缓登顶。

    这不由白费了小青年大好的青春,浪费了他始皇三重的实力。

    为此这一路上,小青年不知道说了他这个酒鬼师傅多少的坏话。

    自然,为了不让那黑衣背剑饮酒汉子听见,他只能够上嘴唇碰着下嘴唇,不断的说着。

    小青年望了望山顶,他已经能够望见凝聚真形,睁大龙眼的剑龙与刀龙。

    “可惜不能够亲眼一观最终的胜负了。”

    小青年摇晃了一下脑袋,背后的竹箱随着摇晃了一下。然后他望着前面的黑衣汉子,狠狠瞪了一眼,然后上嘴唇下嘴唇加快速度碰撞,如同一个念经的老僧。不过他这念的不是佛经,而是‘王八经’!

    山腰上有黑衣背剑,一路饮酒的汉子,带着一个面容秀气的小青年背着竹箱向着山顶奔去。

    在山顶之上,云落与血傲布局已经全部完成,此刻已经步入了最后的决战。

    剑气无双,充满无上霸气,刀气却是显得有些温柔,但这都是相对而言。

    随着血傲一点,场间剑气凝聚一枚棋子,突然飞身融入天空之中的剑龙身躯。

    瞬间剑龙龙威大震,仰天咆哮一声,龙嘴一张,吐出一道惊天的白虹。

    云落手中也对着场间一点,一缕刀气凝聚的一枚棋子,也是冲天飞起融入了天空的刀龙之中。

    刀龙一口刀气吐出,与奔驰而来的剑气相对。

    轰,惊天一声爆炸。

    咔嚓,一丝细响。

    由着李凌云出手,带领九大阁主,二十名副阁主开启的护宗大阵居然有着蛛网生出。

    四周观战修士心中震撼,不过一击对碰,居然就有如此伤害!

    李凌云面色微变,身子化作一道残影,悬浮在云落与血傲的上空。手中一道道灵力打出,开始修复护宗大阵上面的裂缝。

    很快,修复完成,四周修士看着不由松了口气。

    可是当第二缕刀剑气拼战虚空,李凌云刚修复好的护宗大阵,却是再咔嚓一声,更大面积的蛛网裂缝生出。

    本来准备抽身离去的李凌云只得留在那里,再次开始修补。

    可是当他再一次修补,又是一缕刀剑气碰撞,将这护宗大阵的光罩轰出蛛网裂缝。

    护宗大阵之中,刀剑气不断的碰撞,是没有了尽头。

    凌云宗的九大阁主飞身上天,悬立虚空,一同维护护宗大阵。

    有着十人出力,效果好了不少。

    可是当一缕缕刀剑气碰撞,发出那轰隆隆,如同天雷突降的巨响,却是听得四周修士一个个头皮发麻,心惊肉颤。

    阿丑更是满脸紧张,一双眼睛睁得极大,害怕云落有着危险。

    可是无奈,无论她的眼睛睁得多大,都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只得在一旁着急无比。

    陈仙仙与古乐天一开始还安慰阿丑两句,可是随着云落与血傲战斗进入白热化,他们两人也就不再多言,紧张的望着场间对决。

    今日在场刀剑道高深的修士,都不由神色凝重,双眼齐齐瞪大,一副开了眼界的模样。

    他们就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刀剑气还可以如此利用。

    随着战斗时间加深,场间刀剑气凝聚的棋子便是越来越少。

    但是这个时候眼尖的人,却是在护宗大阵笼罩的那一片刀剑气充斥的罡风之中看见,云落的刀气凝聚的棋子,很明显比之血傲的多。

    虽然多得很少,不过一手之数,但是多就是多。

    此刻两人面色已经疲倦不堪,他们浑身的灵力都转化为剑气,刀气。

    当时剑气与刀气以棋子排列,他们能够感受到其中的气机。并没有感觉到多么的疲累,可是现在随着刀剑气的消耗,疲倦感便是在脸上出声。

    这一场刀剑气碰撞的华美盛宴,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对碰,总算是引来了结局。

    最终长剑剑气白子只剩下最后一粒,而刀气黑子却是剩下两粒。

    胜负好像又是已经分出,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血傲却是望着云落冷哼一声,身子一跃化作一缕白光,立在棋盘之上。

    四周修士看着惊呼,这血傲居然以自身为棋。

    场间血傲已经消失,在他一方棋盘之上,现在有着两粒剑气白子。

    从刚才的厮杀来看,一粒白子很明显胜了一粒黑子。

    毕竟云落可是多了五道刀气黑子,最终却是只比剑气白子多了一粒,略胜一分。

    云落望着棋盘上,如同两军对垒的黑白子,嘴角突然一笑,身子也化作一道乌光,落在棋盘之上。

    三粒刀气黑子对抗两粒剑气黑子,看似黑子多了一粒,是胜了一分。其实不然,因为云落与血傲毕竟实力境界差距太过于巨大。

    现在云落虽多了这一粒刀气黑子,也只能够算是和血傲战斗个旗鼓相当。

    因此最终谁将获胜,现在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三道乌光,两道白光皆是一飞冲天,融入天空之中的黑白巨龙之上。

    云落与血傲的身躯浮现,不过身躯略显得有些虚幻,如同投影人物,浑身有着聚光显化。

    云落手中有着一柄黑色大刀,充满幽深霸气。

    血傲手中有着一柄银色长剑,寒光凛冽,透着摄人心魄的阴柔气息。

    巨龙翻滚,云落与血傲手持刀剑,再次碰撞。

    可是随着两人刀剑相撞,轰鸣声三个小时不断的凌云宗广场突然变的安静。

    两头巨龙在对碰总突然消失不见,只化为两粒黑白棋子,落入下方棋盘之上。

    四周无数修士疑惑,皱起眉头,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远处山峰入口,一个背着竹箱的小青年,姗姗来到,望着只剩下一粒黑子,一粒白子的决赛场上,不由双眼忿忿不平的望着他身旁的黑衣汉子,上嘴唇与下嘴唇再次快速的碰撞在了一起。

    黑衣汉子停止饮酒,透着沧桑的眼眸,落在小青年的身上。

    小青年浑身毫毛顿时根根炸立,站得笔直,紧闭上小嘴,不敢胡言乱语。

    黑衣男子用着手中酒葫芦,赏了小青年一个爆栗,酒气熏天的说道:“你这小家伙着急什么,刚才不过是开场,现在才是重头戏。”

    小青年望着场间不动的黑白两子,翻了个白眼,说道:“这算是什么开场?”

    黑衣汉子将葫芦递给小青年,示意他喝一口酒。

    小青年笑道:“师傅你舍得?”

    黑衣汉子阴沉着一张脸,不言语,不过递给小青年的酒葫芦开始缓慢的回收。

    小青年看着不由赶紧出手,一把抓住酒葫芦,猛灌了一口。

    不知道是不是喝得有些多,他秀气的脸上顿时出现了片片红晕,视线之中也不由多了些许小星星,接下来,他更是诡异的发觉,他身处的世界已经不在凌云宗的山峰。

    ······

    凌云峰顶,黑衣汉子抓住倒在怀中的小青年向着阿丑他们所在的地方走出。

    阿丑他们此刻正在担心,因为现在场间黑白两子,更本没有动作,看不出究竟谁胜谁负。

    “帮我照顾他。”

    黑衣汉子声音有些机械的说完,便是直接将小青年交给了这群陌生的人。

    是古乐天接手的,他此刻一手抱住睡得正香甜的小青年,一手饶着脑袋,目光望着已经融入人海消失不见的黑衣汉子不由皱眉。

    小青年的出现,并没有吸引了阿丑,陈仙仙两人的的目光。

    现在两人心中,最担心的便是云落的安慰。

    古乐天只得对着云清秋苦笑说道:“这人怎么办?”

    云清秋说道:“这人我认识,名叫朱苗。在进入天凤界域的时候,和我们一同到了这里。”

    古乐天一听,顿时笑了,一把将酣睡的小青年扔给了云清秋,笑道:“既然如此,那就由你照顾了。”

    云清秋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他的目光望向了那黑衣男子离去的方向。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黑衣男子,他感觉有几分熟悉。

    “我有事先离去一步。”

    福元突然打破冒出这么一句,接着不给众人回话的机会,人已经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阿丑回过了神,望着自己师傅离去的方向,微微皱着眉头,脸上露出一抹疑惑。

    福元离开,很快与已经离开凌云宗的黑衣汉子遇见。

    福元仔细观察了一会这黑衣汉子,微微皱眉,只觉得一抹熟悉感在脑海生起,可是很快他摇了摇头,并不记得记忆中有这么个人。

    “你干嘛?”

    黑衣汉子语气有些急促,是显得有些着急。

    福元回过神来,说道:“我是来助前辈一力的。”

    黑衣汉子瞥了福元一眼,没时间与他浪费,冷冷说了句:“如果不怕死,大可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