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竞技小说 > 九龙天棺 > 第二十八章 二叔看到了什么
    一听二叔说的这么决绝,我也就没再说什么,“得得,我信您还不行吗,二叔,您老人家路上注意安全!”



    挂了二叔的电话,我想了一下,贵州的事情应该已经了解了,二叔再去那边,应该也和倒斗没有什么关系了,如果真是正经的事情,我这个当侄子的可不敢管自己的亲叔叔!于是思量再三,觉得应该问题不大,也就任由二叔去了。



    又过了两天,一个之前的高中同学联系我,想要买一些中药,因为知道我二叔是开药铺的,所以就想托我帮忙。尽管我知道二叔已经出门了,但是我和药铺里的伙计们都很熟悉,拿点药材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满口答应下来,然后就直奔二叔的药铺。我让伙计小六帮我拿了同学需要的药材。



    拿完药材之后,小六对我说道:“然哥,二爷又出门了,你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这事我知道。”我转念想了一下,然后随口问小六:“我二叔走之前,说什么了吗?”



    小六想了一下,“也没什么,就是让我们盯好店。”然后他忽然笑了笑,又接着说道:“不过,二爷走之前迷上上网了,他该不会是见网友去了吧!”



    “迷上上网了?”我好奇的问道,“你什么意思?”



    小六告诉我,二叔走之前的两天,从来不怎么用电脑的二叔,竟然让小六教他怎么打字。之后,就开始废寝忘食的上网。他经常看到二叔坐在电脑前面不停的敲打着键盘,或者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



    这件事我倒是没听二叔说起过,据我所知他对网络这种东西从来不感兴趣,电脑和网络他那屋也有,但是二叔几乎才从来都不用。即便有时候查点资料也是找我帮忙,这次怎么忽然喜欢上网了。



    我感觉这件事情有点反常,于是我走进里屋打开了二叔的电脑。这台电脑里面只安装了一套办公软件,也没有其他的聊天工具,所以二叔上网聊天是不可能的,那么他上网在干什么呢?



    我注意到了桌面上IE的图标。双击打开之后,我直接翻查了IE上网的历史记录。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二叔离开的前两天,留下了大量的上网记录,我点开其中一个发现是一个新闻网页。我又点开了几个,几乎也全都是新闻相关的视频和图片页面。虽然,它们来自于各个不同的网站,但是这些页面都有两个相同的关键词“贵阳”“车祸”。



    我立刻明白了,二叔在调查那天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那则新闻。我暗骂自己大意,从当时二叔的神情,我就应该能够猜到其中有问题。



    不过,二叔在调查什么呢?是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难道就像他所说的,遇到了一个熟人?我一边翻查网页,一边胡思乱想,难不成二叔曾经在那边有过一段感情,这次无意中在电视里遇到旧爱了?



    很快,我就找在其中一个浏览记录里找到了一个网址,上面播放的就是那天我们可看到的那个新闻视频。



    从日志的记录上看,这个页面被浏览的次数也最多。我打开重新看了一下,跟那天我们在电视看到的内容一样的,我一连看了两遍,都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不知道为什么二叔对这个视频这么在意。



    二叔该不会是真的在新闻里看到了自己的初恋了吧?!一边想着, 我一边把这段视频保存了下来,然后打包发给了我的一个同学,他现在是做视频媒体的,我发邮件问他有没有什么办法让视频清晰一些。



    做好之后,我就等待同学的回信。我关闭了电脑,站起身来。其实我觉得不管二叔是去找初恋也好,还是找前女友也好,这都没关系,只要他不去倒斗就好!



    告别了小六,我就回家去了。在路上我接到了同学回给我的信息,他告诉视频他看了,上传到网上的这一段本身分辨率就不高,即便是用技术手段修复的话,也不会清晰到哪去。不过他也让我再等等,他可以再想想其他办法。



    反正我主要就是好奇,也并不太着急。于是就托付同学继续费心帮忙。



    回到家里吃过晚饭,我正在自己的房间上网,忽然间手机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发现是元宵打来的,便按下接听键。



    “喂,卓然,干嘛呢?”元宵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传了过来。



    “我能干嘛,家里呆着呗。”我回答道,“你这几天怎么样?忙不忙?”



    “也就那样,半死不活的,哎对了,你工作找得怎么样了?”



    ......



    我们两个也是闲着没事,就这样不咸不淡的聊了一会儿。终于,我开始有些不耐烦了起来,“元宵,你这大晚上的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拉家常的?咱俩好像都不到这个岁数吧!”



    元宵听了,笑了笑说道:“其实,我找你是有件事情想跟你说。”



    “什么事?”我开口问道。



    “嗯......”元宵似乎有些吞吞吐吐。



    这让我有些奇怪,“你有话就快说!别磨磨唧唧的!”



    “你,你最近有没有看孔雪空间里的动态?”元宵问道。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不过我还是回答道:“我倒是想看,可我也得看得上啊,我进不去孔雪的空间了,她已经把我删除了!”



    “哦。”元宵应了一声,接着说道:“孔雪回国了,前两天跟我联系上了,她这两天有事来北京,大家准备一起吃个饭,你要不要一起过来?”



    “算了吧!”我立刻就回绝了,“孔雪肯定不想看到我,挺高兴的事情,被因为我扫了大家的兴致。”话虽然这样说,但是我的心里不免有些酸溜溜的。



    “也没有,”元宵继续对我说道,“其实我问孔雪了,要不要把卓然也叫上,她没说话,没有表示反对。”



    我叹了口气,“没说话就是不反对啊,元宵你是真的思想单纯哈,难道非得让人家直接说出来,‘我不想看见卓然那个傻X’这样的话来吗!”我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和元宵纠缠,“行了,这件事回头再说吧。”



    挂了元宵的电话,我感觉自己的心情变得有些浮躁,内心的一些东西被挑动了起来,有点想要跃跃欲试,又担心折戟沉沙。我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然后打开了在网上找了一个电影,但是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快看完了,我却不知道它到底演了什么!



    第二天一早,我就收到了那个做视频媒体的同学的电话,他告诉我,我发给他的视频确实没有办法弄得清晰,不过好在他在媒体圈子里熟人很多,刚好他认识当地电视台的人,于是他托人弄到了这个新闻的原始视频,画面十分的清晰。说是已经发到了我的邮箱里,让我看下是不是我所需要的。我一听连连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