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都市小说 > 近战狂兵 > 第312章 辣手摧花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江海市国际机场。

    一架从海外直飞而来的客机在机场缓缓降落,平稳降落后一阵滑行,最终才停靠了下来。

    这架客机停稳后,机舱门口打开,先是头等舱上的旅客先走下飞机。

    “先生,先生,请醒醒,飞机已经落地了。”

    一个高挑美丽的空姐走到头等舱一个仍在沉睡中的旅客面前,她不断开口说着,看到这个旅客仍是没有反应,便是伸手轻轻地摇晃其肩膀。

    说起来,柳青瑶对于这个旅客印象很深,上飞机的时候一直盯着她的前胸看着。

    柳青瑶知道自己比大多数女人都要“凶”得多,凶器侧漏,资本极为深厚,她其实已经穿有束胸衣了,可仍旧是遮掩不住那片过分突出的傲挺,总会时不时的遇到一些乘客盯着她这片突出看着的经历。

    刚当上空姐那段时间,柳青瑶还有些不太习惯这种目光的盯视,过了段时间后倒也是习以为常。

    可今天遇到的这个乘客,那双深邃得宛如星空般的目光一直盯着,盯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就在她都要忍不住想要委婉的说几句话的时候,对方却是来了句:“你的胸牌挂歪了,相信我,我看了这么久,一定没看错!”

    这话让柳青瑶一阵错愕,她低头一看,胸牌的确是有些歪,等她在抬头一看的时候,这个乘客已经坐在位置开始闭眼入睡了。

    期间,这个乘客一直都没有怎么醒过来,偶尔双眼睁开,泛着惺忪之意,却又再度睡去。

    这段长达七八个小时的旅途中,柳青瑶也不止一次的打量过这个乘客,他有着一张俊朗阳刚的脸型,棱角分明,轮廓硬朗,透出一股男儿的阳刚之意。

    这让见惯了小白脸的柳青瑶顿感这个男子还真的是有种难以言喻的男性魅力。

    她猜测这个乘客一定是很久没有好好地合眼了,所以才会如此的疲倦,以至于飞机落地之后,他仍在睡着。

    “醒醒,飞机已经落地,已经抵达了江海市。”

    柳青瑶又摇了摇他的肩膀。

    嗤!

    冷不防的,一直刚硬有力的手闪电般的一伸,抓住了柳青瑶的手腕,这让柳青瑶禁不住张口轻呼了声。

    她转眼间,却是看到这个乘客已经悠然醒来。

    叶军浪双眼睁开,跃入眼帘的是一张精致美丽的面孔,当中带着几分惊慌,他还记得这个空姐,上飞机的时候他就一直在盯着她看着,不仅是因为她的美丽,更是因为她那片突出的傲挺总会让人觉得不多看几眼就会落下终生遗憾。

    “是你啊……抱歉,我这纯属本能反应,希望没有吓到你。”叶军浪淡然一笑,开口说道。

    “没、没事。”柳青瑶开口,接着说道,“我看你一直睡着,所以就过来唤醒你。飞机已经抵达江海市,现在就可以下机了。”

    “到了吗?”

    叶军浪说了声,他这才站了起来。

    柳青瑶却是发觉对方抓着她的手腕丝毫没有松开之意,她禁不住下意识的挣了挣。

    叶军浪回过神来,他一笑,说道:“手若柔荑想来说的就是你这样的纤纤玉手了。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我——”柳青瑶迎着叶军浪那目光,下意识的说道,“我叫柳青瑶。”

    “柳青瑶?很好听的名字,我记住了。希望以后还能遇到你。”

    叶军浪一笑,这才松开了手,拿起行沈后走下了飞机。

    柳青瑶盯着叶军浪离去的身影,脑海中却是回荡起了叶军浪的话——遇见?还会遇见吗?

    不知怎么的,对于叶军浪所说的“遇见”,她心中竟是情不自禁的升起了一丝期待之意。

    ……

    “又回到江海市了!”

    叶军浪走下飞机,呼吸了口空气,一扫此前的疲倦之意。

    他这些天的确是有些疲累,自从前往黑暗世界后一直都是在奔波作战,基本上都没有好好地休息过。

    原本还以为去一趟纽约见见摩黛丽提还能够趁机好好地休息一下。

    谁曾想在纽约居然遭到了天忍流派的忍者突袭事件,自然也就没有休息过。

    因此上了飞机之后,困意袭来,也就沉沉入睡了。

    睡了这么久,现在自然也就精神十足,再度踏上江海市,他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沈沉鱼、苏红袖的身影,此外还有他在江海市的兄弟老狄等人。

    “也不知道回到江海大学的时候,会不会接到沈校长递过来的一张解聘书……”

    叶军浪自嘲的笑了笑,他也就是简单的跟沈沉鱼打声招呼就走了这么久,就算是被炒鱿鱼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管如何,叶军浪还是要返回江海大学一趟看看究竟,就算是真被炒鱿鱼也好,也得要回去拿走自己的东西不是。

    ……

    江海大学。

    正是中午时分,早课已经下了,许多学员正朝着食堂走去。

    叶军浪走进了江海大学,正在保安室中值班的林旭东目光一瞥,看到了叶军浪,他怀疑自己看错了般,揉了揉眼,盯眼看去的时候,确认正走进校园内的人就是叶军浪无疑。

    “浪哥,真的是你啊?我以为看花眼了呢!”

    林旭东激动之下,喊出了声。

    当即,其余的保安也被惊动了,他们纷纷走了出来,果真是看到了叶军浪。

    “东子,你喊这么大声干嘛?低调低调。我这不是有任务在身吗,被沈校长安排外出考察,离开了一段时间,这才刚回来。”叶军浪笑着,随口瞎编了个借口,接着说道,“你们几个是在值班?”

    “对啊。我们正在值班呢。浪哥,原来你是有重任在身啊。说起来,这些天没看到你,还真有些不习惯。不过你回来了就好。对了,我要不要跟赵科长说一声?”走出来的吴文明笑着问道。

    叶军浪摆了摆手,说道:“就不用了。我先去找沈校长。”

    “浪哥!”

    “浪哥!”

    这时,两声激动的声音响起,两道人影朝着叶军浪走了过来,走动之间看着没有常人那么利索,但倒也不妨碍日常活动。

    叶军浪转眼一看,他脸色一怔,说道:“小飞,张勇……哈哈,你们已经出院并且可以上班了?好,好,实在是太好了。”

    这两人正是李飞跟张勇。

    此前他们被张彪团伙打伤,一直都在住院医治,就在叶军浪前往黑暗世界之前,他们的伤势好得已经差不多。

    叶军浪离开了将近二十天,这段时间内,他们的行动已经无碍,不过要想恢复到以前的状态,也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浪哥,多谢你了。”李飞诚声说道。

    张勇也点了点头,说道:“我们一个礼拜前就可以出院了。出院后我们想立马回来上班,学校方面倒是想让我们继续休养一些时日。不过我跟小飞坚持来上班,学校最终也就答应了。”

    叶军浪笑着,伸手拍了拍张勇与李飞的肩头,说道:“你们这就回来上班,我也不反对。不过不要太忙累了,就坐在保安室里面执勤即可。其他的事情可以交给东子跟老吴嘛。”

    “浪哥你放心吧,我跟东子他们会照顾好这两个家伙的。”吴文明笑着说道。

    叶军浪点了点头,说道:“那你们先执勤吧。我刚回来,还得要找沈校长履职呢。”

    “好,好,浪哥你慢走啊。”

    林旭东、李飞等人纷纷笑着。

    看着叶军浪离去的身影,他们一阵感慨——

    “浪哥果真不是池中物,看看这才刚来我们学校几天?这就被沈校长给看中了。”

    “浪哥英俊威武,与沈校长那可是郎才女貌,我们羡慕也羡慕不来啊。”

    “沈校长宛如女神般高不可攀,也就是浪哥这样的猛人才能够降服了。”

    “降服……也不知道浪哥是用那个姿势来降服沈校长。”

    “嘘……我说小飞你胆子也忒大了,这话要是让沈校长得知,你就卷铺盖走人吧。”

    这几个保安正在调侃着,认为叶军浪与江海大学美名远扬的沈沉鱼肯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

    咚咚咚!

    沈沉鱼正在忙着明天新生军训阅兵的相关事情,这时,冷不防的听到了敲门声。

    沈沉鱼黛眉微皱,她已经吩咐了下去,没有要紧的事情不用来找她。

    既然有人来敲门,莫非有什么紧急之事?

    当即,沈沉鱼唯有说道:“谁啊?进来吧。”

    哐当!

    门口被人推开了,一道身影走了进来,不过看不到其脸,因为已经被一大束娇艳欲滴的鲜花给挡住了。

    此人手捧一大束鲜花走了进来,声音故作低哑的说道:“高贵美丽、温柔体贴的沈沉鱼小姐,有人委托我将这束花送过来给你。所谓鲜花配美人,这束花与你还真的是相映生辉。”

    沈沉鱼满脸诧异,继而恼怒,就在她正要喊人前来把这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装神弄鬼的家伙给撵出去的时候,突然间她眼眸一亮,只觉得这个手中拿着花挡住脸的家伙有些眼熟。

    比方他的体型,最主要的是他自身的那股气息,与那个混蛋完全就是一个人!

    不用说,沈沉鱼也知道这家伙是谁了,她柳眉一扬,精致的玉脸铁青而起,冷哼着说道:“姓叶的,你少在我这里装神弄鬼,你以为这样我就认不出你了吗?”

    “沈校长果真是火眼金睛。我想即便是我烧成灰沈校长也能认得出来吧?”叶军浪将挡住脸面的那束花放下,笑着说道。

    “那是当然……”沈沉鱼下意识的接口,话刚出口她猛地感到不对劲——烧成灰也认得?那得要是多熟悉的关系?这家伙分明是在占自己便宜!

    想到这,美女校长一张玉脸更是铁青而起,她没好气的等着叶军浪,说道:“姓叶的,你倒是还有脸回来啊!不打声招呼就走,一走就半个月多,你眼里还有我吗?”

    “有有有!”叶军浪接连点头,连忙说道,“我眼里自然是有沈校长,不仅是眼里,心里也有。你看,这束花就是最好的证明。”

    沈沉鱼脸色一阵恼羞而起,微微泛红,她话中之意根本不是这样,她是在呵斥叶军浪眼里还有没有她这个顶头上司。

    然而这个混蛋接的话让人听着却是颇为有种打情骂俏的意味,这当真是让她恼羞万分。

    “谁要你的花啊,真是懒得跟你说话了。也真是奇了怪了,原本心情好端端的,怎么一看到你这混蛋就心烦,气不打一处来呢?”沈沉鱼咬牙切齿的说道。

    叶军浪当即说道:“一定是我做的不好,才让沈校长生气。身为沈校长的下属,理应排忧解难才对。对了,这花你真的不收?”

    “我没有收花的习惯!”沈沉鱼冷冷说道。

    “这就对了,我也没有送花的习惯!”叶军浪一笑,接着说道,“我将这束花拿过来,只是想证明给你看,你比花还美!”

    说着,叶军浪从花束中将一朵带刺的红玫瑰抽了出来,将那花瓣一片片的剥落、碾碎,然后再扔进了垃圾桶。

    沈沉鱼都看得一愣一愣的,倒也没有想到叶军浪居然有这样的转变,转变之快,就连她都没反应过来。

    “沈校长,你看,这花虽娇艳,可我毫不介意辣手摧花。但对于你,我是不忍下手的。一方面源于你的美丽,一方面源于对你的尊重。”叶军浪笑着,如此辣手摧花竟是让他有种快意感,接着话锋一转,又说道,“我要是惹你不高兴,一定不是我的本意,而是我的工作还不到位。所以,请沈校长继续给我机会,我一定会尽心尽力为沈校长效劳——对了,我不在的这段期间,没人顶替了我的位置吧?我应该没有被解聘吧?还有那啥……我的工资没有被克扣吧?”

    沈沉鱼听着前面的话倒也是觉得这家伙开窍了,去了海外一趟回来思想方面还发生了一些转变,可听到最后,她猛地感到眼前一黑,差点没有直接一头栽倒在地。

    这该死的混蛋,原来所在意的是他的工作是他的工资……骗子,可恶的骗子!

    抱着一束花进来说了这么多,自己都有些感动了,到头来他的本意根本不是在自己身上,简直是太可恶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