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玄幻小说 > 深渊主宰系统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安颜的泪
    如果说人生中有什么事情能令白言感到冷汗潺潺,心中发虚的话,那么无疑就是眼前两女的沉默对视了!

    老天明鉴,白言宁愿去跟十来个龙脉掌控者大战一场,他也不愿意干巴巴的杵在这里。

    此时的白言一脸的尴尬,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终,还是小女奴主动出声,打破了沉默。

    李小曼嫣然一笑,落落大方的说道:“安总,巧啊!”

    “你们.....认识?”

    安颜挑了挑美眸,指了指白言和李小曼。

    白言突然哑口无言,不知道从何说起。

    “是啊,我和白先生见过几面,白先生曾做我的男伴陪我参加过前段时间的ZH市慈善晚会,今天也是巧了,我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遇到他。”

    李小曼甜美的笑着,小女奴已经越来越习惯和人交际,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给淡化了。

    “这样啊。”

    安颜笑了笑,慈善晚会的事情她是知道的,但是她不知道白言居然陪着李小曼一同参加了晚会。

    不过安大总裁显然不是省油的灯,李小曼的话她只信了五分,她对白言和李小曼之间的关系,仍抱有怀疑的想法。

    可还没等安颜继续开口询问的时候,李小曼却提前开口。

    李小曼不给安颜反应的机会,直接就礼貌的告辞:“两位,我还有一些事情,先失陪咯~!”

    小女奴朝着白言偷偷丢了一个妩媚的眼神,随后轻笑着在女秘书的引领下,优雅的上了自己的保时捷跑车。

    安颜望着远去的保时捷,沉默不语。

    “这.....我们上车回家吧?”

    白言有些尴尬。

    鬼知道安大总裁今天为什么会提前下班,平常这个时候她们两个总是一个比一个加班晚,今天真是出了奇儿,两个女人都提前下班,还好死不死的撞到一起去了!

    刚才两女间的对话,白言根本就不敢插嘴,生怕自己说漏了什么。

    一个再强势的男人,遇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总是会小心翼翼的对待。

    这不是怕她,而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和爱护。

    两人之间有着难言的默契,彼此都知道对方心中的那股爱意,白言不愿意伤害到安大总裁。

    安颜表情淡然的瞟了白言一眼,直接打开兰博基尼的车门上车。

    “上车。”

    安颜的语气有些冷漠。

    “哎,好好!”白言连忙上车。

    一路上,安颜沉默不语,玉臂抱胸,她歪着臻首,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安颜不开口,白言就更不敢说话了,他现在可不想招惹安颜,鬼知道安大总裁有没有发现,刚才他和李小曼之间的小举动和眼神交流。

    “你和婉颜公司的李总,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安颜表情略带着一丝冷意。

    得!

    她还是开口问了。

    白言将早已准备好的答案抛出:“是付超那小子之前举办了一个聚会,我们在聚会上认识的。”

    小弟嘛,当然就是用为给老大背锅的。

    反正付超现在不在国内,安颜也没办法去求证。

    “真的?”

    安颜颇有些狐疑:“你们之间什么关系?”

    “朋友关系!”

    白言咳嗽了一声,撒起慌来脸不红心不跳,假话比真话还真。

    “朋友关系?我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朋友关系,会让她和神州集团联合出资,给你买这辆车?”

    安颜仔细瞅了一眼白言,她的问题太过尖锐,让白言有些不好回答。

    是啊,即便是再好的朋友关系,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花一笔巨款为他过生日呢?

    白言干笑了几声,没有继续解释,直接沉默以对。

    安颜转过头,很聪明的没有继续追问。

    此时的安颜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和白言认识的时候,大总裁风范重新回归,成熟绝美,高傲冷艳。

    女人心,真难猜。

    明明这段时间还可以互相玩玩暧昧,今天就突然开始冷言冷语起来。

    白言突然感觉,要同时拿下安家姐妹的难度,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安颜不断侧过头望着白言的英俊侧脸,这张脸上早已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深邃的眼眸和紧抿的薄唇无疑不让她沉醉。

    白言身上独特的成熟又沧桑的韵味是安颜最喜欢的地方,尤其是这种韵味在一个少年身上出现的时候,对成熟女性的杀伤力更加强大。

    安颜看向白言的眼神非常复杂,白言一直忍住不说话,他将安颜看向他的眼神,理解成了她在怀疑他和李小曼之间的关系。

    这个时候,自己千万不能露出马脚,大被同眠的理想固然美好,但实施起来还是有不小的难度!

    起码现在还不能让安家姐妹,知道自己和李小曼的真正关系!

    白言深吸一口气,不再主动开口说话,反而是专心开车。

    打死他都不会想到,安颜此时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情。

    “今天爷爷给我打电话了。”

    安颜突然开口,声音有些低沉,美眸里的复杂情绪愈加浓重了。

    “老爷子说什么了?”

    白言随口问道。

    “他托我问你,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你和小婉之间的事情给定下来。”

    安颜表情淡然开口。

    白言不知道,安颜说这话时,内心就像是针扎一样的刺痛。

    “定下来?啥意思?”

    白言愣神了。

    “意思就是结婚!”

    安颜的美眸一冷,她盯着白言,语气带着一抹复杂和警告:“姓白的,我警告你!我就这么一个妹妹!难不成你想吃完抹净,不认账嘛!”

    “结......婚?!”

    白言傻了。

    “嘎吱~!”

    兰博基尼猛然停在路边,白言睁大了眼睛,转过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安颜:“你确定,老爷子是这么说的?”

    “是,他将这件事情交给我处理了。”

    安颜面无表情,内心却浮起一丝苦涩。

    原本和白言定下婚约结婚的人应该是她啊!

    现在让她去操办自己男人和妹妹的婚事,这恐怕是世间最大的讽刺了!

    难怪安大总裁今天会提前下班!

    白言突然有些明悟了。

    “你不会真的想不认账吧?”

    安颜强提起精神,语气依然带着冷意。

    “怎么可能不认账,我爱她!我愿意娶她!”

    白言条件反射的低喝一声,说道。

    “那就好。”

    安颜笑了笑。

    “现在结婚会不会太早了一些,还有......你怎么办?”

    白言看着突然变得冷漠起来的安颜,低声问道,他看着安大总裁的眼神,充满了火辣辣的爱意。

    “什么我怎么办?你和小婉结婚,关我什么事情?”

    安颜笑了,笑的有些凄美,转过头,不去看白言的眼神。

    她在逃避。

    “我们.....”

    白言还想继续再说,却被安颜冷声打断:“好了,别说了!结婚是爷爷的意思,我现在累了,开车回家吧!”

    安颜闭上美眸,靠在座椅上。

    看着那张成熟美艳的俏脸,白言突然有些心痛。

    这个傻女人,在爱情和亲情之间,她选择了退步。

    她宁愿拱手将自己心爱的男人送给妹妹,也要成全安小婉的幸福。

    安大总裁的态度已经很明确,她想和白言彻底断掉两人之间逐渐升温的暧昧关系。

    原来她的冷漠不是因为李小曼,而是因为我和小婉。

    白言沉默了。

    车内的气氛也变得沉默起来。

    安颜紧紧闭着美眸,睫毛微微颤抖,她不敢看白言,她扭过头,俏脸对着车窗。

    安颜怕自己睁开眼睛,看到那充满爱意的深邃眼神,会忍不住扑进他的怀里。

    姐妹同心却又同时喜欢上一个男人,这是一件既悲哀、又让人叹息的恋情。

    安颜觉得自己的心脏,就像是被无数蚂蚁啃噬一般,让人难受,还带着一丝窒息感。

    这么久以来,两人之间的默契和无话不谈,就要这样无疾而终吗?

    白言有些烦躁。

    此时的安颜就像是一只自残的刺猬,她宁愿刺伤自己,也不愿意去伤害白言和安小婉。

    所以她明知自己的感情,明知白言的感情,却不肯去正视它!

    “轰~!”

    兰博基尼发出怒吼咆哮,重新发动起来,白言点燃一根香烟,他措辞着,想要开口。

    “安颜,其实我可以......”

    “你别说了!”

    安颜猛然大喊一声,她的俏脸侧对着车外,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我求求你,你别再说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我真的不想听!”

    安颜不敢听,她怕白言继续说下。

    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他的胆大妄为让她痴迷和沉醉。

    安颜不止一次的想过抛弃一切,去和白言在一起,但是这无疑会伤害到安小婉!伤害她至亲的人!

    她哭了!

    白言一惊,连忙扭过头。

    他能清晰的看到,车窗上倒影着一张娇美成熟的俏脸,那张美丽的脸蛋上挂着两行清泪,那双美眸亮晶晶的,从车窗上和他对视。

    美眸充满深情,充满复杂,充满痛苦和挣扎。

    难道,这注定就是一场孽缘吗?

    那老天爷为什么还要让我遇见这个男人?

    是我爱错人了吗?

    安颜不知道,她不敢去往下想。

    她不敢想以后,她甚至都不敢去看白言的眼神!

    坚强的安大总裁,此时只能透着车窗看白言,凝视着这个夺走她第一次的男人,这个让她既爱又恨的男人。

    他们之间的距离,突然好似变得天和地那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