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仙侠修真 > 道术达人 > 第十六章 金狮传人

第十六章 金狮传人

新书推荐:天行云穹之未来断点近战狂兵三寸人间天帝传开天录诡秘之主伏天剑尊修罗帝尊全职武神天下第九绿茵峥嵘伏天氏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李达是在码头附近的水牢见了这张葱油饼子。

    秦淮河有一种河厅,是一种酒楼与观景点的结合体,可以赏景、饮酒、寻欢作乐,从石坝街开始一直到东关闸,近河的的一面全是河厅。

    扬州漕口也有‘河厅’,只不过这种河厅吃的是猪食,赏的是河段急窜的江流,冰冷的浪花日夜不停的打在身上,门外不是漂亮的姐儿,而是虎视眈眈的漕口打家,一旦有什么异动,藤条鞭子毫不留情的抽下来。

    简单来说,这就是一处私牢。

    “五爷!”

    “五哥!”

    李达从陡峭的河道岩壁上顺着绳子爬了下来,冰冷的水汽和浪花从河面溅上来,打在底部,炸成一团水雾。

    “辛苦了,多穿点。”

    拍了拍两个看守的肩膀,李达紧了紧身上的袄子,口中吐出的气全是冷雾,虽然是在江南,但一月份的天气也不可能暖和到哪里去。

    事实证明就算是拳师,大冬天的只穿一件单衣,也会冷的要死要活,李达很难想象眼前这个皮肤大面积冻青的少年,哆嗦的手脚,会做出一个人挑战一个码头的蠢事来。

    李达眉头皱了起来,“叫你关着人家,没叫你折磨人家,你心理变态啊。”

    朱矮子似乎也没料到对方会这么凄惨,赶紧解释道:“我知道这是武行的人,所以招呼兄弟们好好招待着,别把他弄死。”

    李达无语了一下,你这个招待,跟下面人理解的招待是一个意思吗?

    不过这少年被冻的跟只阉鸡一样,照样很硬气,咬牙切齿的道:“我妹妹呢。”

    面对李达怀疑的眼光,朱矮子赶紧指天发誓:“我老朱可是个老实人,他妹妹现在就在码头上住着,除了不能乱跑外,吃好喝好,没人欺负她。”

    李达也微松了口气,朱矮子虽然有时脑子一根筋,但到底不是老江湖那种狠心肠,要是卖到窑子口,那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不是两个人的不死不休,而是两个拳门、两大拳系的不死不休。

    不是武行的人,很难明白这种情怀,但李达知道会发生什么,这是被无数武行发生过的故事所证明的。

    眼见妹妹无事,秦海眼中深重的戾气稍稍减了一点点,但李达依旧不想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下谈话,地头蛇和过江龙,可以点到为止,也可以不死不休,这要看双方较劲的能耐,这份能耐不是以谁骨头被打断、谁家亲人被抓了为前提的。

    李达找人送来了一壶酒、一只烧鸡、毯子还有冬衣,对方也不客气,直接手撕鸡肉,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骨头碴子顺着喉咙咽下去,让人不禁感叹年轻人真是好胃口。

    吃饱喝足后,对方直接脱了上衣,掌心抹着酒水,对着青肿的皮肤缓缓揉搓着,这手法很专业,医武不分家,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随着对方的揉捏,原本青肿的皮肤渐渐消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血红,整座冰冷潮湿的水牢里,都微微泛着一丝热气。

    “血菩萨!”朱矮子脱口道,做为‘青铜罗汉’,他自然能够认出这种内劲外打的变化。

    李达稍稍吸了口气,果然还是跟和尚有关啊,麻烦咯。

    秦海将半个身子都捏的通红之后,终于又开口说话了,目光盯向李达:“我以为扬州龙王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汉,没想到这么年轻。”

    看朱矮子这么听话,他也明白眼前这位到底是谁了。

    李达是够年轻的,这具身体过完年才二十岁,脸上全是胶原蛋白,长的也能勉强归入小鲜肉那一列,只不过龙王爷的威压、两世为人的特殊、以及道家修行的一种出尘气质,很少有人真的把他当作年轻人对待。

    “你以为扬州龙王该是个什么人?”

    “四十多岁、老江湖、强势、霸道、能笼络人心、极好脸面、面厚心黑。”

    李达摸着下巴,“你说的倒像是我上一个大佬,也就是上一个扬州龙王。”

    “然后他就被我五爷找人杀了,”朱矮子赶紧补充道,似乎觉的这是一个荣耀战绩。

    李达抽了抽眼角,没理他,继续道:“本以为你是个愣头青,现在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你去码头惹事,故意的?”

    秦海毫不犹豫的点头,冷冷道:“以我的拳术,被对方看上是正常的,以这种老江湖的作风,把我拉拢过来也是正常的,到时候我就可以一步步爬上去,这扬州龙王,我未必不能坐一坐。”

    “你好不要脸,居然背叛大佬!”朱矮子怒目,随即又感觉不对,自己的大佬,不就是背叛他大佬的大佬才上位的,自己这不是指桑骂槐么。

    李达嘴角又抽了抽,盯着对方眼睛,他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种黑帮电影中反派角色的眼神。

    他一步步成为这个扬州漕口的管事人,完全是赶鸭子上架,打心底里没这个野心,他是穿越者,又一开始就明白这是个什么世道,所以对于做江湖豪强这种事打心底里不以为然。

    但是别人不知道,别人也没穿越的经历,或许在某些江湖人眼中,练拳,搏富贵,这是最宽敞的一条路。

    “那你就不应该说出来,你说出来了你还怎么学我啊,”李达摸着下巴道。

    “我能看出来你和我是一类人,所以你用过的手段,对你没用。”

    “你师傅是谁?”

    “大福寺和尚,圆静。”

    “好好养着,养好了我们再比一场,你赢了,我考虑你做扬州漕口的下一代接班人,”李达拍了拍对方肩膀,掉头就走。

    跟聪明人讲话,那就不要想着嘴遁能奏效,不能奏效,那就没必要放了。

    朱矮子紧随其后,“五爷,不是说好了的,扬州漕口的下一代接班人不是我吗?”

    “你滚!”

    “五爷你骗人!”

    “那让你做社会主义接班人好不好啊?”

    秦海看着这一对逗逼,眼神中闪过一丝疑惑,按照他的设想,对方也许会暴怒,也许会欣赏,甚至有可能会斩草除根,但无论是哪一种,都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对自己毫不在意的。

    对方难道真的不在意?

    顺着岩壁上的爬绳爬了上去,李达揉了揉脸,冷风吹的皮肤很干,西南方向有一个拳头大的小黑点,那是扬州城。

    等朱矮子也爬上来后,二人一前一后,顺着河道往城内走,四五里外,是两人的马匹。

    本来马匹是不会留那么远的,不过这河道才被淹过不久,泥泞的很,人能走,马走就会陷下去。

    朱矮子挠了挠头,忽然道:“我知道这个圆静和尚。”

    李达一愣,随即想到这假和尚小时候拳术被人打过基础,教他的也是个老和尚。

    “你们不会是师兄弟吧?”

    如果这样,那就真的是荒诞了。

    “那肯定不是,教我的那个大和尚是北禅院的,这小子的拳风一看就是大福寺的,不过,我听老和尚说过,他有一个最好的对手就叫做圆静。”

    “那你们可算是同门师兄弟了,都是佛门弟子,”李达顿了顿:“等会儿把人给放了。”

    “放了?五爷,你不用给我面子!”朱矮子现实一愣,然后一脸感激道。

    “……你想多了,你关人能关多久,总不能关一辈子吧。”

    “那他跑了怎么办?”

    “真跑了那就好了。”

    李达挠了挠头,满脸头疼,在这个关口出了这事,不管怎样,这都已经不可能是私人恩怨了,一旦经过有心人发酵,就是象形拳系和洪拳拳系的大风暴,而他这里就是风暴眼。

    不能认怂,这即是他的本心,也是因为这扬州洪门本就是用不光彩的手段赚来的,一旦认怂,不仅连累大嫂,洪门十八姓,个个都会来清理门户。

    硬顶也不行,象形拳五大护门金刚,个个都是大拳师,人家大拳师的数量比他家拳师的数量都多,硬顶只有粉身碎骨。

    只希望局面不要败坏到最坏的那种吧。

    李达深吐了口气,转头不满道:“你说你们一个个好歹也是佛门俗家弟子,怎么杀性都这么重,像我多好,处处与人为善,就从来没人找过我的麻烦,我当大佬这么久,连次暗杀都没有,学学我,没事学学我!”

    谁知朱矮子一脸呆愕,忽然指着李达的背后,李达一转头,只见从古河道一片矮林中,忽然窜出二十多位持刀拿械的黑衣人,杀气腾腾的向自己扑来。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