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女友是恶女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们全叛变了?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雪里冷不丁的来这么一句,把北原秀次问愣了,我搬来你家住干什么?

    其实雪里说完了自己都愣了,不由捏着下巴陷入了沉思——阿哩?没说之前都没想到,这主意不错啊,完全的两全其美,高山滚鼓啊!

    她一双美目猛然亮了,盯着愣愣的北原秀次像是看着肉包子,吞了口口水说道:“你不知道我居心何在吗?我是真的别有居心啊,别有一片真心啊!”

    北原秀次听不懂她乱七八糟的话,看看她再看看桌上叠在一起的空蒸笼,迟疑着问道:“你不是就为了以后能吃两口好吃的,就想让我搬到这里来住吧?”

    你这脑洞是咋开的?老子又不是没有家,为什么要搬到这里来住?

    雪里连连点头,乐呵呵道:“没错啊,你看,你现在住的地方不好,又闷又热,而现在我们家由春菜负责做晚餐,味道只能说马马虎虎,差强人意,不上不下,吃饭乐趣少了好多!所以啊,你搬到我们家阁楼上去住,平时用给我们做饭抵房租,这不就是你平时常说的那种双赢吗?”

    她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最后美目中满是期盼:“我说的是不是至理名言,是不是很有道理,是不是智者千虑的结果?我们能吃好吃的,你也能住得舒服,对不对?对不对?”

    北原秀次无力吐糟了,你丫想得真美,这还真是想弄个私人厨子回来伺候你啊!

    不过他确实有换地方住的打算,雪里虽然没什么脑子,经常自说自话,但今天这主意猛然一听竟然还行!

    只是自己现在在外人眼里应该和小萝卜头、雪里甚至春菜都差不多大,这挤到一起住合适吗?很不方便吧,这可和阳子一起住是两码事了……阳子还是个孩子,暂时还不太要紧,回头换了地方单独给她弄个房间就好,要是来了福泽家,这进进出出的全是妙龄少女,一不留神怕就会出尴尬事吧?

    那些动漫里的浴室闯入事件、内衣无意混杂事件、楼道转角亲吻事件不都是这么出的嘛,万一情节真不幸推演成了少女恋爱动漫,到时自己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该看的不该看的也都看了,满身是嘴都说不清了,跳黄河都没用了,稀里糊涂必须真娶一个福泽家的咸蛋女儿怎么办?

    不可不防!自己的未来可是星辰大海,早晚要拍拍屁股走人的!拖家带口去上大学吗?

    而且阳子性格比较内向,搬到这里来住会不会被夏织夏纱两个小坏蛋欺负?自己已经决定要照顾阳子到成年了,那肯定必须保护阳子的,但要是因此坏了两家交情好像也不太好。

    远香近臭这句话也不是没道理的,帮忙归帮忙,也不能帮到一起住的地步。

    春菜在旁边眉头紧皱,似乎也拿不定主意,观察着北原秀次的脸色对雪里轻声说道:“二姐,你不要提这种无礼要求,这太让别人困扰了!”

    她觉得北原秀次住进自己家里有点味道不对,但真住进来也不是没好处,一时也拿不准了——她常年当大姐的狗头军师,有主意但没什么决断能力。

    北原秀次考虑了一会儿,觉得搬来住的好处就只是省下两头跑,能省点时间,但隐患更多,还是弊大于利的,便直接冲春菜笑道:“春菜,你二姐嫌弃你做的料理不好吃,你以后要加油了!”

    目前的状态可以接受,没必要做出改变,搬来住细想想是个蠢主意,还是拒绝为妙。

    春菜闻弦而知雅意,明白北原秀次不肯来,连忙回答道:“是,我以后会加油的,二姐喜欢说胡话,您不用理她。”不过北原秀次真拒绝了,她心中有点说不清的小遗憾。

    雪里不满道:“我哪有说胡话?他搬过来我们生活会好很多吧?他会做那么多好吃的,你们不想天天吃吗?”

    北原秀次不理她,站起来说道:“行了,有空就给你做,现在吃饱了咱们接着干活,晚饭前要把一切都处理好,别影响了晚上开店!”

    雪里跟在他屁股后面还劝他,“你不要不好意思,秀次,阁楼上有窗户,很凉快,你考虑考虑,寄人篱下不丢人的!”

    北原秀次已经奔着厨房去了,你个锤子,寄人篱下不丢人什么丢人,你不会用词就少用!他吩咐道:“我已经考虑好了,不能来!雪里,去取冰块加到泡豆子的水里去,给豆子降温后再搅一会儿!”

    天太热了,泡豆子会把水泡热,不加冰豆子会提前自己煮发了,影响最终品质。

    “那我下午能不能跟你回家吃饭?”雪里还在坚持,很有锲而不舍的精神,见拐不来北原秀次,又打算跟着他回,算是围魏救赵,曲线救国。

    北原秀次笑道:“不行,我养不起你。”这家伙这性子没救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她保持心情低落呢!这是吃上瘾了咋的?你偶尔去蹭一顿也不是不行,但天天去,我怕百次郎都给你下了锅。

    春菜猛拉雪里的衣服,有些生气道:“二姐,你再这样胡闹,等大姐回来我就要告诉她了!”这吃货姐姐把家里女孩子的脸面全丢光了,为了几口好吃的竟然打算送货上门了?

    你是十六岁的少女了,不能这么好拐骗了!

    雪里惨遭失败很失望,有点小伤心,转头去冰柜取冰了,小声道:“但真的很好吃嘛,我也没别的爱好,就喜欢吃点好吃的。秀次又不是外人,老爹很喜欢他的,把家传奥义都教他了,我跟他回去吃两顿饭怎么就没矜持了,你们毛病真多……”

    她心里很痛苦,以前没吃过那些好吃的也就算了,吃过了总是念念不忘的,吃别的东西就有点提不起劲头了——北原秀次要是现在想娶她,别说还有“父母之命”了,就是没有,就冲着天天能吃到那些美食她也乐意答应。

    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能吃得好吗?不然努力赚钱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天天能吃到猪啊,羊啊,鱼啊,牛啊,鸡啊,水果啊……

    北原秀次不管雪里在那抱怨,和春菜把佛跳墙食材全都处理好了,仔细码了坛,然后墩在火上开始用武火猛煮,接下来就是单纯花时间了,晚上再换了文火细煨,明天才算大功告成。

    他又带着春菜转去了泡豆子的那边,只见雪里也不怕凉,正拿着手搅着满是浮冰和豆子的巨大木盆,又玩得一包欢乐了,见北原秀次来了还喜滋滋地说道:“出了好多泡泡!”

    豆子里的气体被水置换出来了,而且雪里这家伙只要不是大事,大概也是难受五分钟,玩了一会儿冰水泡泡豆子好像又高兴了。

    北原秀次蹲下捏了捏豆子,发现还是有点硬,好像泡得时间不太够,但他觉得经过他手作的味噌就算品质差点,那也总比外面买回来的机器加工的大路货色能强不少,想了想还是决定强行上锅。

    他刚转头要吩咐春菜把大锅找出来,就听着“咔擦”两声,发现夏织夏纱一左一右拿着手机正拍照呢!他有些奇怪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夏织夏纱凑了过来给他看手机,齐齐酥声道:“欧尼酱,我们想要发推特,你不介意吧?”

    北原秀次有些吃惊,你们才十岁出头就开始玩推特了?再过两年会不会去搞直播?他扫了一眼,发现这两个小家伙竟然还有一千多粉丝……这怎么混出来的?

    福泽家全是一帮人才啊!

    不过他不玩社交软件,无所谓,只当两个小家伙从没有制作过手工味噌,觉得好玩便想在圈子里显摆显摆,这种算是无伤大雅的小事,便笑道:“没事,别发我全脸就行。”

    不过他想了想又叮嘱了一句,“别在网上透漏真实的姓名和地址,知道了吗?”

    “知道了,欧尼酱!我们很小心的,现在坏蛋很多,像欧尼酱这么好的人可是太少了!”夏织夏纱觉得北原秀次人挺不错了,比她们大姐好说话多了,那个混蛋大姐看到她们玩手机便大怒,好像玩手机该死一样。

    当然,她们现在拼命对北原秀次卖好,,猛拍马屁也是为实现她们的阴谋先打下基础。

    她们见北原秀次不反对立刻得寸进尺,一起凑到了北原秀次膝前,然后也不知道哪个摸出了一根自拍杆,十分干脆的和北原秀次来了个三人合影,然后又脑袋顶着脑袋的开始发推特了——她们两个人共用一个帐号的,谁拍的无所谓。

    北原秀次由着她们玩,自行煮上了豆子,自己在那里盯着火,让春菜去切胡萝卜、磨干海参粉之类的配料,再打发雪里去后院找腌渍物的坛子去刷一些消消毒,而夏织夏纱没指望她们干太多活,就是偶尔跑个腿传个话什么的。

    一顿猛火把豆子强行煮熟了,北原秀次将豆子又捞进了大木盆里,左右看了看,笑问道:“你们谁进去踩?”

    春菜刚要自告奋勇,而雪里已经脱掉了脚上的袜子,蜷曲了几下脚趾,看了看自己可爱的小脚丫子,乐滋滋说道:“我来吧,我不怕烫!”

    说着她就要往大木盆里跳,北原秀次连忙拦住她,拿出早就买好的特制厚布白袜说道:“穿上这个,我可不想送你去医院!”

    说你是新物种你还真当自己是新物种了,这里面七八十度的温度,光着脚跳进去先不说回头怎么吃的问题,搞不好立刻就有一对红烧猪蹄出炉了。

    雪里很听话的套上了多层的厚布白袜,然后大叫一声就跳进了盆里——不能用雨鞋之类的橡胶制品,那有可能会让最终成品染上怪味,而用手拿木棍硬捣又太废工时,一般就是人跳进去用体重踩才最省时省力。

    “好烫!好烫!”雪里在木盆里踩着绵软的热豆子开始蹦跳起来,春菜拿着长柄木勺不停翻着豆子,不时掀起大片热气,而北原秀次则开始加入早就配好的盐和大米以及骨粉、海参粉、蔬菜碎块等配料。

    雪里体力惊人,一个人在巨大的木盆里蹦了近一个小时,连续拒绝了春菜两次替换的要求,最后硬生生踩出了一盆豆泥仍不满足,环顾四周,大有再来一盆也不怕的骄傲样儿。

    做手工味噌就是踩豆泥又麻烦又累人了,但有了雪里,感觉倒是成了个轻松的活儿了。夏织夏纱在旁边连连拍照,还录了一小段视频,她们平时没这么好机会大模大样拿着手机玩,一时过足了瘾头。

    这一下午即像是工作,又像是玩闹,很快这些豆子泥又被装进了锅,再次煮到了沸腾状态,然后凉到了不怎么烫手的地步,北原秀次又带着大家开始一起装坛密封。

    那个大木盆可以供个成年人进去洗澡,以前是专用来大量处理渍物的,豆子泥的量满满大半盆很足,北原秀次一边装着一边满意道:“七天后开第一坛试味,然后用完一坛开一坛,大概能用到秋天过完。”

    春菜有些担忧地问道:“时间这么短,味道能好吗?”

    北原秀次也不打包票,只是笑道:“试试吧,就算失败了也没什么,现在几坛豆子咱们又不是赔不起。”

    不过他多少有点信心,技能也不是白吃饭的,怎么也比市面上卖的大路货强。

    ………………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福泽学妹。”式岛叶轻轻拍着冬美的肩头,满脸都是欣赏。

    今天私立大福学园剑道部参加地区大赛一回战,大获全胜,已经逼平了历史最好成绩,成功进入了二回战——他们的历史战绩是真的惨,二回战就是最好成绩了。

    其中小萝卜头冬美在女子剑道团体赛中担任前锋一职,首发出场,而对手是位三年级颇有些名声的老将——对方的战术其实比较好,先发第一人最好是有经验比较敢斗的强力型,这样获胜后可以让随后的新人有个压力较低的战斗环境,降低发挥失常的可能性。

    但冬美做为一年级生被式岛叶力排众议放在了前锋的位置上,在对方以为私立大福学园在玩田忌赛马战术时,却猛然爆发,神速切落连击打手,一击就先得一本,随后在对方惊讶不解之中,用小老虎咆哮突刺极端干净利落的秒杀对手,再拿一本为团体战先得一分,极大的振奋了己方士气,还破坏了对方的战术安排,为团体战获胜直接抵定了大半胜局。

    而随后她参加的单人战中,她抽到了是一位普通选手,二年级的,实力据说一般,但她依旧极端冷静,十分专注,拿对方当强敌对待,在谨慎试探了一翻后,再次爆发,咆哮着连斩破开了对手防御,直接击面得本。

    第二局对方斗志受到重创,而冬美毫不留情,敏锐发现对方出手迟疑露出了破绽,直接再次决死突刺,一击得手,拿下了比赛胜利。

    她万万不敢输的,她是向北原秀次保证过一定会赢的,她绝对不会输着回去接受北原秀次的嘲笑。

    不过她赢了也不怎么高兴,一直有些担心家里的情况了——自己不在一整个白天,而今天所有妹妹们都放假在家,会不会回去发现家里房子已经倒了一半了?

    那小子虽然本事是挺大的,但他能管理好自己那些不是没头脑就是奸滑过头的妹妹们吗?

    她想着心事,有些心不在焉的向式岛叶低头应了一声,“部长您也辛苦了。”

    她一路应付着心情相当良好的式岛叶,等大巴车开到了自家门口,匆匆向前辈们道了别后就跳下了车,推门就冲进了自家店里,但愕然发现北原秀次正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在大堂一角吃饭,欢声笑语一片。

    她环顾大堂,发现一切如常,而桌子上弟弟正伸手要北原秀次抱抱,雪里在狼吞虎咽连头都没抬,夏织夏纱也成了乖宝宝,正一左一右吃得眉开眼笑,不声还奉承北原秀次几句,像是转职成了马屁精*2——这些家伙都没发现冬美进来了,只有春菜回了一下头,连忙站了起来,轻声招呼道:“大姐辛苦了,快点来吃饭吧!”

    北原秀次也看到了,连连招手笑道:“还以为你会晚上才回来,所以我就让他们先吃了!别担心,给你留了饭了,快过来坐!”

    他心中还是挺满意的,今天活儿也干了,孩子也看好了,什么事也没出,完美!

    冬美愣了愣,慢悠悠走了过去,看着北原秀次坐了平时她应该坐的主位上,憋了一会儿没好意思让他让位子,只能去桌子另一头坐下了,而弟弟妹妹全挤在北原秀次那头。

    她有些不高兴地问道:“今天你们过的怎么样?”

    秋太郎被北原秀次抱着,咧着门牙豁子一笑,似乎极满意,而雪里头也没抬,她今天是吃高兴了,直接振臂高呼:“死而无憾了,太好吃了!”

    夏织夏纱也少见的和雪里统一了战线,一起酥声叫道:“今天和欧尼酱在一起超开心的!”

    春菜也轻轻点头附和了一句:“今天大家都很努力,大姐。”说着她把一碗香喷喷的鸡汤小馄饨摆到了冬美面前,而冬美看看这碗鸡汤馄饨,再看看北原秀次身边那一群人,小脸猛然黑了下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像是一家人一样?

    我这才离开一白天,你们全叛变了?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