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亚洲城官网 > 仙侠修真 > 神话原生种 > 第二百五十一章唐词的第一战

第二百五十一章唐词的第一战

新书推荐:天行云穹之未来断点近战狂兵三寸人间天帝传开天录诡秘之主伏天剑尊修罗帝尊全职武神天下第九绿茵峥嵘伏天氏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从内心深处讲,唐词是拒绝的。

    但是既然秦长风是同门师兄,那么似乎也就不好拒绝了。

    “师弟,此事不仅关乎师兄我的颜面,更关乎我们整个门派的声誉,我们可以输可以死,但是却不能不战而退。若是师弟果真不愿,那师兄我便也只好负伤应战···。”说话之间,封林晩已经开始疯狂咳嗽起来。

    唐词脸一黑,此时哪里还说得出拒绝的话,只能点头道:“既然是师兄之事,那师弟我···自然也是义不容辞。”

    见唐词答应下来,封林晩脸上满是愧疚之色。

    对于唐词的性格,封林晩是掐的准准的。

    他没有那么多的大情大爱大抱负,但是对于他认同的‘自己人’,却格外的肯付出。

    这也是为什么,以唐词的内秀,竟然会被人用那么拙劣的谎言,骗到天下城。

    并不是他无法察觉到这是个骗局,只是他单纯的愿意相信他愿意相信的人。

    风掠过长空,万里无云。

    天下城城门口的武碑之下,青衣的刀客,戴着斗笠,孤独的站在风里,他的影子仿佛跟着周围摇晃的长帆,同样一起晃动。

    相比起初入天下城时的锋芒毕露,现在的燕殉归,再普通不过。

    唯有那系在刀柄上的方巾,依旧洁白如故。

    人已经在城门口等了许久,但是那惊艳一时,仿佛要横扫整个天下城的少年英雄,却并未如遇而至。

    虽然所有人都清楚,秦长风与燕殉归之战,并无任何的口头约定。

    但是,如果今日秦长风真的避而不战,那么他踩着谢轻侯和苏修立起来的名头,立刻便会一落千丈。

    “怎么还不来?”

    “不会是惧怕了吧!”

    周围的议论声,嗡嗡不断。

    “我听说,秦长风昨夜投宿的客栈,已经烧成了一片白地,今天他怕是来不了了。”一个江湖客小声说道。

    “什么?谁出的手?”周围一片惊异。

    再然后便是一阵阵心知肚明的冷笑。

    阴谋论从来不缺乏市场,更何况···这并不是假消息。

    燕殉归就这么站在原地,一声不吭,毫无反应。

    倒是有一名武宗弟子站出来,大声说道:“秦长风卑鄙小人,用无耻手段,侥幸赢了二公子和四公子一招半式,如今大公子邀战,他便不敢前来,可见其果真是个无胆鼠辈,只怕那江湖名声,也都谣传罢了。”

    又有一名武宗弟子跟着道:“师兄言重了,此人既能取巧赢了两位公子,倒也是个人才。只是如今知道要与咱们大公子为战,终究是露了怯,他若不来,却是正理。若是来了,不仅输了丢人,若是一不小心性命也不保,那岂不是亏大发了?”

    周围许多武宗弟子跟着迎合,倒是说的热闹。

    大多数围观群众,都属于自以为很聪明的那种。

    三言两语,便又被引导了思维,跟着唾骂起秦长风的胆怯与卑劣。

    倒是秦长风的脑残粉···以女性居多,居然也都站出来,开始与身边的那些看热闹的人争辩。

    拥堵的城门口,一时间要比菜市场还要热闹和喧哗几分。

    “那个···我是替秦师兄来的。”一个不太大的声音,在嘈杂的喧闹中,显得很不起眼。

    甚至压根好像也没人听见。

    “安静!”燕殉归声如刀锋,锐利的扫过四周,原本嘈杂的人声,顿时因为这一声响起,而都不自觉的安静下来。

    燕殉归的视线,顺着之前听到的那个声音转移,迅速落到了唐词的身上。

    唐词一身朴素的灰色长袍,手里提着一把朴实无华的铁剑,慢慢吞吞的从人群中走出来,然后冲着燕殉归抱拳道:“大公子!在下唐词,秦长风的同门师弟。秦师兄昨夜遭人偷袭,身受重伤,今天无法前来应战,便由在下代战一局如何?”

    燕殉归还未答复,那之前故意挑动喧嚣的一名武宗弟子便道:“无胆鼠辈,卑鄙下流,自己不敢前来应战,便假托重伤,却派个无名小辈前来送死。”

    “小子!你也不撒泡尿瞧瞧你自己,有资格接大公子一刀么?”

    一声起,周围迎合者甚多。

    就连那些原本属于秦长风脑残粉的少女们,也多有怨言。

    她们要见的是潇洒俊秀,武功和文采同样超群的秦长风,而不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小剑客。

    唐词表情未曾有任何的变化,但是燕殉归却突然摘掉了头上的斗笠,认真的看着唐词。

    他可以感觉到,有一种很古怪的感觉,正从唐词身上蔓延过来,让他不自觉的重视。

    “原来,这世道是只许天下城的三位少城主,车轮战我秦师兄,却不让我这个同门师弟,代为出战,应付一局的么?”唐词这话仿佛是在自嘲,并无偏激之意,偏偏落在很多人耳中,却有些尤为刺耳。

    燕殉归眼神如刀,狠辣的扫过那几个还在引导舆论的武宗弟子。

    “还不闭嘴,丢人现眼,滚!”冷冽如刀的声音传出,那几个弟子纷纷胆寒,不敢再多言。

    燕殉归回转眼神,然后对唐词道了一声‘请’。

    很显然他自持身份,要让唐词先出招。

    唐词也不推辞,还是那么慢吞吞的从剑鞘中抽出自己的长剑。

    想了想,虚无的比划了两下,然后歪歪斜斜的刺出了一剑。

    这一剑来的又慢、又抖,而且似乎还刺歪了。

    即便是随便找一个练过几天庄稼把式的武夫,也能把剑使的比他更好看。

    周围是一阵阵的哄笑声。

    但是燕殉归的双眼,却突然凝固住了一般,眼珠子动也不动,那握住刀柄的手,不知为何···却怎么也拔不出刀鞘中的刀。

    封林晩曾经向唐词讲解过,刺字一剑,要的就是快很准。

    用最快、最短的距离,刺入敌人最要害的部位。

    但是此刻,唐词他分明已经将这三诀,全都丢了。

    既不快,也不狠,更不准。

    偏偏,它却又有一种网罗一切剑势的影子,即便是稍显稚嫩,却已然有了绝世的锋芒。

    别人不知,但是面对这一剑的燕殉归,既觉得这一剑莫名其妙,仿佛是个笑话。

    又觉得这一剑难以应付极了。

    他甚至这一刻,忘记了该如何出刀。

    啪!

    长刀连着刀鞘一起劈了出去。

    旁人瞧着,这是燕殉归连刀都不屑出,是瞧不起唐词这个对手。

    唯有燕殉归自己明白,他是突然被连带的,忘记了如何出刀,不得已便用了这以刀化斧的方式,强行以暴力劈开眼前尴尬的局面。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小说网